首页 >> 伴游资讯 >> 17驴友金秀遇险,囧! 每人罚款1000元,该!

17驴友金秀遇险,囧! 每人罚款1000元,该!

发布时间:2016/4/3 13:23:02

       10月5日,17名驴友在金秀瑶族自治县忠良乡长滩河自然保护区露营时,因暴雨遇险被困。当地政府组织搜救,历经51个小时,终于将他们救出。10月12日,当地相关部门对17名获救驴友每人处以罚款1000元。



      被困驴友水中行进

      事件:驴友遇险被困 多部门进行搜救

  据了解,10月2日,来自柳州、河池等地的17名驴友,自发组织进入长滩河自然保护区探险。5日,探险队员遭遇暴雨后遇险,其中一人发短信给妻子,要求其联系救援。当地政府组织多部门搜救,翻山越岭、跋山涉水51个小时,救出42名驴友(另有25名被困驴友来自南宁,是救援人员营救那17名驴友途中遇到的,遂一起救出)。


  柳州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驴友获救后感慨道:“我们在网上自发组织到该自然保护区探险,但前期准备工作很不到位——没有正式领队,没有做遇险预案,没有携带详细地图。我们遇到暴雨后被困,但山里手机没信号,求救信息好不容易才发出。这种‘说走就走’的探险模式很危险,教训很深刻。”


  长滩河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域很危险,禁止游客进入。为尽快救下被困驴友,两天多时间里,金秀瑶族自治县紧急出动100多名民警、消防员,派出200多名干部群众、40多名医生护士以及300多名后勤增援人员,出动80多台次各种车辆、冲锋舟,直接经济支出10万多元,这还不包括后续工作相关费用。



被困驴友在救援队指导下出山

      后续:违反相关条例 17名驴友被罚

  10月12日,广西大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对17名“任性”驴友进行了处罚。




  该管理局一工作人员介绍,42名驴友冒险进入长滩河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探险,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第二十七条“禁止任何人进入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的规定。根据该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未经批准进入自然保护区或者在自然保护区内不服从管理机构管理的,由自然保护区管理机构责令其改正,并可以根据不同情节处以1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的罚款。据此,该局决定对来自柳州、河池等地的17名驴友每人处以1000元罚款。对于来自南宁的25名驴友,他们正在进一步研究处罚方案。



救援现场

  据了解,近几年来,长滩河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发生多起驴友违规进入被困事件,均引来大量人员进行搜救。但这17名驴友被罚款1000元/人,尚属此类违规行为的首次被罚。


  针对被罚款1000元一事,柳州一名获救驴友表示,之前,已有不少驴友偷偷进入该自然保护核心区探险,但没有被发现,也没有被困而被营救,所以没有受到处罚。他们被困求助后,政府出动大量人力和物力,确实花费了不少钱。他认为,他们遭受处罚,是因“浪费公共资源”而引发。


  广西大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经把处罚决定以口头、打电话和书面通知的形式,告知了17名驴友。如果17名驴友不接受处罚,他们将向上级部门汇报,进行处置。


      旁观者说

  早报网网友“点点妈”:17名驴友的遭遇不值得同情,毕竟他们浪费了很多公共资源,希望驴友们引以为戒,做个清醒、理智的驴友。


  早报网网友“相思湖之子”:出发前,难道就没有一个驴友看天气预报吗?漫无目的、胡乱自发组织进山露营,这是对自己、对同行的驴友生命的不尊重。


  一些网友:这些驴友遇险,应该由相关部门及时营救,因为生命是最宝贵的,但其违规行为也应该受到处罚,从而起到警示作用。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救援民警:目前,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来规范民间自发组织的野外探险行为。虽然这些驴友被困引发政府出动大量人力、物力去营救,但不会因浪费公共资源而受处罚。这次被罚,只是恰好违反了《自然保护区条例》的规定。



河对岸被困人员看到搜救人员喜出望外

      【相关阅读】

      全力搜救:两日两夜花费大量公共资源

  “骨头都散架了,这个国庆可真不轻松!”10月8日上班第一天,一线指挥救援17名被困驴友的金秀瑶族自治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焉东,早晨一瘸一拐地回到办公室,一屁股坐下,也顾不得警容风纪,首先脱下鞋子,给磨出水泡的双脚“透透风”,他已经在救援一线连续奔忙跋涉56个小时了,当天凌晨回到家倒头就睡,早晨起来才发现双脚早已磨出血泡。


  从5日接到求救信号,到8日凌晨3时将搜救结束,这个地处大瑶山深处的小县城,度过了50多个小时紧张疲惫的日夜。



      救援人员乘冲锋舟进行搜救

  金秀县委书记韦佑江掰着手指头告诉记者:“3天来,县里出动了100多名公安消防干警、200多名干部群众,40多名医生护士、300多后勤增援人员,80多台次各型车辆、冲锋舟,救援人员总计徒步近40个小时翻山越岭搜救遇险者,估计直接经济支出11万多元,这还没包括新闻媒体、当地向导以及其他后续工作等衍生费用支出。”韦佑江说,经济损失还是次要的,当时天降暴雨,金秀整个县城一片泽国,部分乡镇成了孤岛,还有几个乡镇村屯整体属于失联状态,县里已发出紧急动员令,要求有各乡镇各关部门立即放弃休假,排查灾情,严防人员伤亡。可救人要紧,接到报警,县里立即启动应急预案,成立指挥部,将已经派出去排查道路乡镇警情的干部干警又全部召回来,立即组织搜救。


  金秀县消防大队长陈泓说:“连续3天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算上大队领导以及民间消防队,我手头就40多人可用,派出去30多人,还剩10多人组成预备队,要是当天县城或山寨里发生大的火警,那后果不堪设想。”一名国庆刚结婚的医务人员接到命令后立即放弃休假赶到救援一线,丈夫怕她遇到危险,连续给她发了100多条短信:“假期毁了就毁了,千万注意安全。”


  人命关天,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17名“驴友”的遭遇牵动着全区干部群众的心。5日至8日,自治区主要领导以及分管领导多次作出批示,要求当地全力搜救并不时电询搜救情况。自治区公安厅、区消防总队已经成立搜救增援小组,一旦收到请求立即出动。5日晚,来宾市领导赶赴金秀,连夜与县乡村干部以及当地熟悉山情水文的群众商谈,安抚失联家属的情绪。直到6日下午,搜救队员发现被困人员并确认安然无恙后,大家才松了一口气,才安排大家轮流睡觉,分段值班。


  参加救援的该县县委宣传部干部余昌榕说,大瑶山里没有信号,搜救队靠着对讲机和哨子联络,4个搜救小组沿着山脊、山腰,山脚、河谷拉网式搜索,徒步了近10个小时,“砍刀开路,树藤为梯,手脚并用,身体早已不堪重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自己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摔下山,但是大家坚持到找到人才歇一口气。”当天夜里,为了安抚河对岸的被困驴友,40多名搜救队员又花了3个多小时集结到河对岸隔河为被困人员抛去给养。由于搜救队员都是轻装上阵,所带的物资本来就不多,当天夜里几乎全数给了对面的“驴友”,他们忍饥挨饿一天一夜,直到另一组救援人员绕道荔浦县进入河对岸后才返回。


  据悉,当地森林公安部门以及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对这17名驴友进行了处罚。


      记者调查:“驴友”频频遇险原因何在

  绕道荔浦县的金秀救援队员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挺进无人区开展搜救的过程中,还遇到了25名来自南宁的驴友。出于安全考虑,救援人员将他们劝离了自然保护区。


  参与救援的消防队员唐莉顺说,据他观察,这些擅自闯入自然保护区的人员,有些人有一定户外活动经验,也做了一些准备,可有些人穿着拖鞋背个书包就进了山。


  “就是到网络论坛、QQ群或者微信朋友圈上发个帖子,公布自己的旅行计划,如果有人对我的计划感兴趣,就一同出发。”曾经组织过户外旅行的网友“驴行天下”说,很多“驴友”自我防范能力较差,缺乏户外生存自救的经验,召集与出行又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约束,为户外旅行探险埋下了诸多隐患,“虽然召集帖上有免责条款,不过我不知道能起多大作用。”


  这些“驴友”不问姓名、不问职业,互相之间以网名相称。活动本身风险较大,队友们又素昧平生,临危时的团结协作精神自然值得商榷。甚至还有一部分户外运动参加者,丝毫不懂评估面临的险情极其影响。金秀县大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谭海明呼吁,“驴友”们不能为了个人高兴就为所欲为,他们的活动并不是个人的事,而是牵动着全社会的神经。



图片来源于网络

  8日凌晨3时许,记者在金秀县桐木镇见到了部分获救的遇险者。当记者将镜头对准他们时他们纷纷露出羞愧的表情,不愿接受记者采访。最后在记者一再追问下,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驴友”说,早在9月他们就在一个户外QQ群里讨论前往金秀露营的事,当时他连金秀在哪里都搞不清楚,更不用说知晓自然保护区不能擅自闯入。他们当中很多人也是10月2日进入长滩河谷后才知道这里的情形。3日,当他们听到台风要来的消息,已经做好了撤离的准备,但没想到洪水将一条涓涓细流的小河瞬间变成了浊浪奔涌的巨流。


  没有熟悉当地情况的领队、没有遇险逃离的预案、没有合适的户外求生装备,当洪水来临时最基本的救生设备和型号设备都没有。多年从事组织户外旅行工作的广西巨人户外活动有限公司领队谢国爱说: “他们能安全获救实属幸运。无论是登山还是露营,有经验的组织或领队绝对不会组织‘说走就走’的旅行,一定是经过考量调研当时当地的地理环境、气象条件,符合安全才能出行,还要有相应的成套装备和适当的培训,驴友不但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还要对队友的生命负责。”


  “金秀搜救遇险驴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金秀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县长李成金介绍说,长滩河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域十分危险,禁止游客进入。即使勘探人员进入此地开展勘探工作,也须提前向相关部门提出申请,经批准后由保护区人员带入。但仍有很多人探险长滩河,这几年频发多起“驴友”遇险事件。


  这些热爱“冒险”却老让救援队操心的驴友,叫不少网友直呼“不省心”,哪里危险去哪里、哪里刺激走哪里,结果只得大动干戈尽力救援,耗费大量人力物力。


      专家呼吁:民间户外运动亟需规范

  与风起云涌的户外运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的户外文化发展相对滞后,目前还没有明确法律法规,对民间自发组织的户外自助游活动做出专门的规范,也没有对组织者、参与者各自应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做出界定。一旦发生意外,没有明确的责任人来承担法律上和经济上的责任,这也给遇难者家属造成了极大的心理负担。


  “相比之下,国外的户外活动组织则更为得当,管理也更加规范。”来宾市旅发委纪检组长莫静说,国外非营利性的民间机构发展得较为成熟,户外旅行玩家也有很强的安全意识,出发前不光准备充分,还会购买相应保险。一些国家对户外探险的推广、运作、监管采取了以培训、教育和资质认定相结合的管理模式,每年对于各个户外探险培训组织,都会提供培训资金。有些景区还设置有专职的攀登巡守,为登山者提供及时的帮助。



图片来源于网络

  针对“救援的费用是否应该由政府掏腰包”这一问题,莫静说,首先,驴友们登山、探险是他们实现自我价值的一种纯民事行为,应该得到社会的认可。随着探险旅行成为时尚,遇险和救援的情形肯定会增多。除了提醒“驴友”“真正做好准备”、提高避险能力之外,如何改变救援方式,从而提高救援效率、减少资源浪费,应该提上议事日程了。“我们国家应该建立起由政府、社会、个人各自分担的救援费用模式,而不应该全由政府掏腰包。尤其是对于明知故犯的违规驴友而言,个人应该承担全部的费用。”


  “频频发生的驴友遇险事故确实提醒我们,户外运动需要通过立法来进行规范。” 广西南国雄鹰律师事务所黄小武律师说,除了立法明确户外活动的范围定义外,还应该构建包含户外运动的经营主体、项目、准入形式等内容的准入制度。采取何种准入形式,直接涉及到管理部门的分工合作,以及收费、责任分担等内容。其次,户外安全、救援、保险等问题也应该纳入立法规范的范畴。当前户外运动事故主要以“驴友”的人身伤亡为主,集中在民事赔偿方面,而有关“驴友”在户外运动中产生的植被破坏、违规出入景区等方面的行政责任,以及救援费用分担等问题还处在萌芽状态和灰色地带,亟待通过构建相关立法予以促进和完善。


      【相关链接】

      区内重大驴友失事事件

  ●2006年6月底,南宁市民小东在网上发布消息,召集网友到武鸣境内的大明山赵江进行露营旅游活动。当年7月8日,在小东的召集下,共有13名驴友乘车前往武鸣县两江镇赵江露营。第二天早上7时左右,赵江山洪暴发,河床中的帐篷被洪水冲走,一名驴友不幸被山洪冲走身亡。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12名驴友向死者家属赔偿死亡赔偿、精神损害抚慰等共计211925.44元,其中活动发帖者小东承担主要赔偿责任。


  ●2008年8月1日下午,23名驴友在南宁大明山突遇山洪,其中8人被洪水冲走。武鸣县组织了政府工作人员和当地群众共500多人参与搜救。至8月2日上午,搜救人员成功救出5名驴友,另外3人被证实已不幸遇难。


  ●2011年1月5日上午,桂林市、灌阳县警方分别接到桂林唐女士和钟女士报警,称包括她们的爱人在内的数名驴友进入灌阳县千家洞自然保护区探险,已5天没有与家人联系。接警后,灌阳县仍马上派出数支搜寻队伍进入千家洞自然保护区搜寻。受此影响,1月13日,桂林市旅游等部门联合推出《桂林市户外徒步旅游公约》(讨论稿)。


  ●2015年4月18日晚,在兴安县溶江镇摩天岭附近山区,一个27人的驴友团因雾大迷路被困山中,其中一人受伤无法行走。接到报警求救电话后,当地政府组织消防、公安等多部门救援人员连夜进山搜救。经过近16小时的搜救,被困驴友全部平安返回安全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