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5名驴友结伴探险3人失踪 已发现两具尸体(图)

5名驴友结伴探险3人失踪 已发现两具尸体(图)

发布时间:2016/4/3 13:24:22

制图/姜宣凭

在成都等李静时,另外4名驴友的合影,从左至右依次为蔡金国、小李、李政伟、老吴。(小李供图)

在成都等李静时,另外4名驴友的合影,从左至右依次为蔡金国、小李、李政伟、老吴。(小李供图)

  8月20日,3名驴友在黑竹沟失联一事昨日再次出现重大发现,距9月18日发现一具遗体后,10月7日下午,搜救人员再次发现一具遗体,至此只剩下探险QQ群群主、探险队队长李静依然没有音讯。

  8月16日,5名驴友进入黑竹沟探险,其中3人于8月20日下午失联,仅有两人平安脱险。10月7日,3名外地驴友在峨边黑竹沟失联已经47天,距9月6日首轮搜救开始也已31天。7日下午2时许,坚持不懈的搜救终于又有了新进展:黑竹沟罗索依达区域,疑似失联驴友“阿武”(真名:蔡金国)的遗体被发现。此前的9月18日,搜救人员已发现一具遗体,该遗体最终被确认为失联驴友“伟哥”(真名:李政伟)。两人的遗体发现处,相隔只有几百米。

  至此,3名失联驴友中,只剩下探险QQ群群主、探险队队长李静依然没有音讯。7日下午5点,针对新发现的情况,搜救指挥部再次召开会议,对下一步工作进行研究部署。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了峨边县多名相关负责人,希望确认事件进展和下一步打算,但均被告知不知情或不便透露。

  8月16日

  5人进黑竹沟3人失联

  老吴和小李走出了黑竹沟,但另外3人打电话、发短信均无反应。

  “最深度、最原始、最疯狂、最恐怖的探险,你敢去吗?”7月20日,一个名为“宇宙禁区探险”的QQ群发出公告,邀约网友报名参与黑竹沟探险。几轮讨论后,来自安徽的小李、湖南的李晋、山东的伟哥、福建的阿武、上海的老吴等5人报了名。8月16日,5人在成都集合,推选群主李静为队长,并于当天下午抵达黑竹沟。

  8月16日傍晚,5人开始徒步进沟,按预定路线穿越石门关。石门关是黑竹沟腹地,当地有“猎犬入内无踪影,壮士一去不复返”的传说。8月20日下午,在穿越一片箭竹林时,老吴和小李在前面开路,另外3人则在后面跟随。但分开后不久,两组人之间失去了联系。8月21日,老吴和小李决定放弃穿越,与路上遇到的另一组驴友原路返回。

  8月22日,老吴和小李走出了黑竹沟,但另外3人依然处于失联状态,打电话、发短信均无反应。又过了几天,3人依然联系不上,小李向峨边警方报了警。

  9月18日

  发现失联者“伟哥”

  搜救人员在遗体衣物的口袋中,发现了李政伟的身份证和手机。

  接到报警后,峨边县成立了搜救指挥部,组织人员进行了两轮大规模搜救,并在狐狸坪山下发现了疑似失联驴友的帐篷、水壶等物,在罗索依达区域发现了疑似失联驴友的手表、裤子等物。

  9月16日,第三轮重点搜救展开,由10余名当地猎人组成的队伍,进入沟内最为险峻的罗索依达区域搜救。

  左右,第三轮搜救队伍在罗索依达区域发现了一具遗体。但由于所带给养即将耗尽,且不具备现场勘验资质,救援人员撤出了黑竹沟。

  9月22日,指挥部再次组织27人的队伍进沟,由民警、法医、向导、猎人、民兵等组成。但由于当时沟内降雨较多爆发山洪,两支队伍进入罗索依达区域不久,尚未抵达遗体发现处即被山洪围困。

  9月25日才砍树搭桥趟过山洪爆发的山沟,以1人受伤的代价全部撤了出来。

  待山洪消退后,指挥部再次派队伍进沟:一支前往勘验此前发现的遗体和现场,并设法将遗体运出;一支抵达该区域并在附近继续搜救。

  9月28日左右,遗体被运出黑竹沟。搜救人员在遗体衣物的口袋中,发现了李政伟的身份证和手机。遗体运到殡仪馆后,李的家属前往辨认,基本确认遗体就是失联驴友李政伟。

  10月7日

  发现失联者“阿武”

  在一山洞前,搜救队发现一具遗体,根据遗体穿着基本确定是蔡金国。

  第一具遗体被发现后,搜救人员在附近展开了重点搜寻。进入国庆黄金周,搜救也并没有完全停止,但前几天里并无收获。“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们心里越发着急。”蔡金国的表哥黄先生说,有参与搜救的猎人告诉他们,从现场的痕迹来看,蔡金国应该就在李政伟遗体发现不远处。为了尽快找到蔡金国,除指挥部组织的搜救外,家属又雇佣了一队当地猎人前往搜救。

  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共有12名猎人前往搜救,每人每天的费用是250元。“找到我表弟,如果他还活着,我们再付6万元,如果已经遇难,我们付1.2万元。”黄先生说,猎人搜救队于10月3日进了沟。10月6日,家属接到猎人们打来的卫星电话,说在罗索依达区域一条河边,看到河对面有一个山洞,山洞旁边疑似有一具遗体,但由于河水较深需要绕行前往。

  7日下午2时30分许,家属再次接到猎人搜救队来电。猎人们说,已经绕行到山洞前,发现确实是一具遗体,从家属此前提供的特征来看,极有可能就是失联的蔡金国。为了进一步确认,猎人们拍下了现场照片发给了家属。“基本上确认就是我表弟了。”黄先生说,尽管遗体已有些腐烂,但穿着打扮和身材都十分吻合。

  逝者

  李政伟:一个家的顶梁柱

  尽管赶到峨边已整整一个月,见到儿子的遗体也已近10天,但李春发仍未走出悲痛。7日下午,当被问及关于儿子的问题,这个山东大汉隔着电话就哭出了声来。当他情绪稍微稳定下来,第一句话是:“家里的顶梁柱倒了。”然后,他又抽泣了一阵,说:“不同意解剖遗体,是因为不敢面对现实,我不知道以后的日子会怎样。”

  李政伟今年33岁,家在山东临沂。出事前,李政伟在当地一家企业打工,主要从事电脑维修和监控设备的销售安装。除了父母外,李政伟还有一个13岁的妹妹正在上初中,还有一个体弱多病的85岁的奶奶,“这事至今还瞒着他奶奶,我来峨边都是骗她说出来打工。他妈妈身体也很差,关节炎、胃病缠身。”李春发说,儿子的工资是家里重要的收入,由于家庭经济条件不好,他虽然谈过两个女朋友,但最终都没能登记结婚。

  尽管收入不高,但李政伟喜欢旅游,去过辽宁、河北等地。父子俩感情也很好,儿子每次旅游回来总要给父亲讲沿途的新鲜事。“去年有一次,他提过乐山这边的什么大峡谷风景很美。”李春发当时特意提醒儿子,说这些地方可能比较危险,“他从小都不违背我的意思,当时也就没有接话。”这次出来旅游,他给父亲说去峨眉山,“确实是去了峨眉山,但他没说还会来黑竹沟。”

  蔡金国:两个孩子的父亲

  “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7日下午接到猎人搜救队的消息后,蔡金国的父亲蔡成和很长时间没有说话。从10月6日接到得知猎人们发现疑似遗体后,蔡成和的情绪就很不稳定。“不停抓头发,烟一支接一支地抽。”黄先生说,他试图安慰舅舅,但看到他强忍泪水,又不知从何说起,“怕说了,他的眼泪就会掉下来。”

  蔡金国是福建人,尽管还有两个月才满25岁,但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大儿子3岁、小儿子4个多月。此前,蔡金国在黑龙江一家医院的门诊做后勤,小儿子出世前辞职回福建照顾妻子。小儿子满月后不久,他又从家里出来了。“说是到武汉和人合伙做生意。”蔡成和为此还打了5万元给儿子,但生意并没有做成,蔡金国跑到成都,骑游到了拉萨。不久,又加入了这次黑竹沟探险。

  “他以前从没探过险。”在蔡成和的印象中,儿子虽然喜欢旅游,但去的都是西湖、乌镇等景区。每一次外出后回家,阿武都会给90岁高龄的爷爷带礼物。“主要是吃的,爷爷能咬得动的。”蔡成和说,儿子是个孝顺的孩子,和爷爷的关系最亲密,阿武出事的消息至今瞒着,担心年迈多病的爷爷知道后受不了。

  分析

  遗体较为完好 家属猜测系坠亡

  找到蔡金国后,猎人们进入山洞,并用绳索深入到了洞底,但未发现更多有价值的线索。至此,3名失联者中,只有探险QQ群群主、探险队队长李静依然毫无音讯。李静在哪里?3人失联后都经历了什么?李政伟和蔡金国死亡的原因是什么?在悲痛之余,无数个问号萦绕在李、蔡两家家属心中。

  “李政伟的遗体表面完好,不像是受过外伤。”58岁的李春发是李政伟的父亲,得到儿子出事的消息后,于9月7日赶到黑竹沟镇。李政伟的遗体运到殡仪馆后,李春发曾前往辨认和查看,并与遗体做DNA检测对比,但目前尚不知结论。在殡仪馆里,李春发仔细看了儿子的身体,除双腿弯曲着压在身下,其他部位并无明显异常,“身体并不僵硬,我把双腿给他扳直了”。

  在仔细查看照片,并询问猎人搜救队后,黄先生得出的结论与李春发相似。从现场照片来看,蔡金国的遗体在一处高坎下,呈仰躺的姿势,双手抱在胸前,双腿自然分开,遗体较为完好。“从遗体痕迹来看,遇难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肢体还很齐全,说明不会是遭到野生动物攻击。”黄先生认为,从蔡金国所处的位置和姿态来看,不排除是高处坠下摔死的。

  “最终的结论,还需要警方来调查。”两名遇难驴友的家人说,警方下一步会进行勘验、调查。但截至昨日,尽管遗体已经运出近10天,李春发依然不同意解剖儿子的遗体。

  对/话/当/事/人

  驴友家属:该付的搜救费会承担

  据不完全统计,9月6日至今当地组织进沟搜救已超过700人次。“人员的工资,就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一位曾参与救援的人士说,黑竹沟内请向导、猎人的价格,一般是每天不低于150元,参与救援的公职人员应该也会有相应补贴。按此标准计算,人工费用就超过10万元。同时,失联人员家属的食宿、搜救所需物资都是不小的开销,“搜救以来,直接总费用应该超过30万元。”

  国庆期间,家属请了猎人搜救队帮忙搜寻,“12个人,每人每天250元,每天工资共3000元。约定的按7天算,7天内找到都算7天,工资就是2.1万元。找到遗体,再额外支付1.2万元。”照此计算,蔡金国的家属将为此次搜救支付3.3万元费用。“和政府的花费相比,这只是很少一部分。”黄先生说,等到搜救结束,政府支付的搜救费用,如果有该家属承担的部分,他们一定会尽力承担。

  专/家/观/点

  野外三大考验失温、疾病、意外

  得知已经发现两具遗体后,四川省山地救援总队乐山支队支队长、中国职业安全健康协会户外教育安全分会委员王麒十分惋惜。9月10日至14日,他和支队另外3名队员,以志愿者身份参与了为期5天的第二轮搜救,并发现了疑似失联驴友留下的帐篷、水壶、烟盒等物。“在黑竹沟内失联后,野外生存至少需要面临3道难关。”已有12年户外探险和救援经历的王麒说。

  首先,最大的考验是失温。一般来说,失温是指人体热量流失大于热量补给,从而造成人体核心区温度降低,并产生一些列寒颤、迷茫、心肺功能衰竭等症状,甚至最终造成死亡的病症。“黑竹沟内多雨,一旦被浇透,会非常冷。”王麒说,如果不能及时生火取暖,大脑、心、肺等人体核心区温度会很快下降,“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多数失联驴友的死亡都是因为失温。”

  第二大考验是疾病。在沟内失联后,补给将很快耗尽,驴友将不得不喝生水、吃野果。在野外环境下,人的免疫力会降低,野外觅食易引发各种疾病,而一旦患病更是将无处救治。9月14日,搜救人员曾发现疑似蔡金国留下的一条裤子,上面沾满了污秽。“很可能是拉肚子,拉肚子也会致人死亡。”王麒说,第三大考验则是意外,人体各项能力下降后,会使坠崖、溺水等意外发生几率增加。

  对于两名驴友的死亡,王麒认为:“或许不仅是遇到了某一种问题,很可能是多种因素共同导致。”

  延/伸/阅/读

  解密“中国百慕大”黑竹沟地磁差异大

  在峨眉山的西南方向,360里林海深处蕴藏着一块神秘之地“黑竹沟”。黑竹沟位于小凉山中段,峨边—美姑线山18千米处的密林深处。黑竹沟内神秘莫测的罗索伊达大峡谷至今从未有人涉足,当地人称这里是真正的“死亡之谷”,是“恐怖之沟”。目前找到的两名驴友的遗体也就是在这个区域。

  黑竹沟因其恐怖传闻而颇受争议。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原始生态区能与耸人听闻的百慕大魔鬼三角、神奇无比的埃及金字塔同处“死亡纬度线”,就注定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关注的焦点。

  2007年7月,央视10套《走进科学》栏目摄制组,成都理工大学教授、地磁专家李才明等一行为拍摄《北纬30°》系列节目,在黑竹沟开展了为期10天的探索、调查和拍摄。拍摄组精心挑选了4只品种优良的信鸽到沟口景区放飞。这4只曾经从成都平原、峨眉山也能迅速飞回的信鸽却找不到家,7天过去了,信鸽也没有飞回来,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通过实地调查和仪器测量,发现黑竹沟有个地磁差异很大的地带—荣宏得至石门关景区。黑竹沟的岩石多为火山岩,岩石中含有大量的铁、锰、镁、硅等,从而使黑竹沟产生了差异极大的磁场带,在这个磁场带里,时钟会停止不前,指南针、罗盘无法准确读数,局部地方偏差约30°。这就是导致黑竹沟许多神秘失踪的主要原因。李才明说,黑竹沟虽然地磁差异很大,但不会干扰信鸽,因此地磁解释不了信鸽失踪的原因。华西都市报记者丁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