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6名男子假冒驴友乞讨骗钱被识破遭暴打(图)

6名男子假冒驴友乞讨骗钱被识破遭暴打(图)

发布时间:2016/4/3 13:24:45



6名男子假冒驴友乞讨骗钱被识破遭暴打(图)

6名男子假冒驴友乞讨骗钱被识破遭暴打(图)

6名男子假冒驴友乞讨骗钱被识破遭暴打(图)

2月7日,小杨又被带到了派出所。这次,他承认,他是扮成驴友要钱行骗,他根本不懂什么是“骑游”。上一次进派出所时,他和同伴被一个车队识破,因不服而被对方当场教训了一顿。

在过去的两个多月里,华西都市报记者联合成都电视台《成都全接触》记者,对小杨等6人的行乞团伙进行了跟踪调查。他们通过托运,将自行车从贵州运到成都,在驮包里装满卫生纸冒充落难驴友,在成都街头连续行骗。“生意”好时,两个小时就有10多位车主行善,最少50元,多则数百元。

A

乞讨记

要饭要水要香烟

称骑行遇难 要到钱藏起来继续要

山地自行车配上一身专业骑行者的装扮,声称“骑行遇难”,站在马路中间博取同情。他们还用纸牌子写着希望得到“一份盒饭、一瓶水钱,甚至,一支香烟。”

然而,他们想要的真正只有这些吗?去年12月开始,记者连续紧盯了在成都市区要钱的一群驴友。他们共6人,连续3个多月出没于成都羊犀立交、万年场等地。今年1月5日中午,在万年场路口,他们站在公路中间,举着牌子向往来的车流寻求帮助。虽然声称是途经成都落难,饥饿难忍,要的是盒饭、水钱、香烟。但记者观察发现,当不断有车主扔给他们百元大钞后,他们却并不急着买饭,而是把钱藏进口袋,继续举牌要钱。

重点盯豪车 两小时十余司机给钱

在长达近两小时的观察中,记者注意到,每当有豪车经过时,他们会更热情。特别是在豪车等红绿灯时,他们会主动靠近车窗寻求帮助。

靠着专业的骑行装备,在寒风中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不少司机动了恻隐之心,将一张张钞票或扔、或递给他们。这时,他们几人往往会客气地点头致谢。据记者统计,两小时内,约有十余名司机从他们身边经过时给了钱,大多为百元大钞。

当记者靠近拍照时,一位坐在自行车旁的“驴友”提醒举牌的同伴说:“不要举了,有人在拍我们!”随后,几人朝着记者的方向骂骂咧咧。

B

遭遇记

两次被揭穿身份

遇真骑友遭教训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1月26日下午1点40分左右,小杨的3位同伴又在成都东二环五段的高架桥下来回走动,而记者则在路边进行跟拍。突然,一位身着黑色夹克的中年男子从公路对面快步冲向他们。还没等几人反应过来,黑衣男子一把扯下他们手中的求助纸牌扔在地上,然后狠跺了几脚,厉声说:“你是不是缺钱?”

被抢过纸牌的“骑友”表情尴尬,微微点头。“要支烟就够了哇?你们是不是骑车的?”黑衣男子质问另外两人。两人中,一人坐在地上,一人站得远远的,并不接话。

见“骑友”捡起求助纸牌,黑衣男子一把抢了过来,用脚踩住一端准备撕烂,但没撕动。“骑友”上前说:“我来、我来、我来撕。”黑衣男子把纸牌一扔,大声吼道:“给我撕掉!不然就去公安局!”纸牌被撕烂后,黑衣男子又冲着几人发火:“年纪轻轻的,没得理想嗦?跑出来骗钱,好手好脚的!滚蛋……”黑衣男子一脚踹翻一辆山地自行车,然后对着一名“骑友”一脚踹过去。整个过程,3名“骑友”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3人离开走后,该黑衣男子告诉记者,他喜欢骑游,一看就知道3人是在骗钱。

不服被叫“骗子” 遭宝马车队围攻

2月7日,小杨又被带进派出所时,一位民警认出了他。两个月前,小杨来过一次派出所,那次,他和同伴被一群宝马车司机出手教训。

去年12月,小杨等6人正在羊犀立交一带举着求助牌行乞,一辆路过的宝马X6司机停在他们身边等绿灯,看到小杨等人后,摇下车窗冲着他们喊了一句“骗子!”

“不给钱也就算了,还骂我们。”小杨说,他们走近这辆宝马,回敬对方“是不是想挨揍”。哪知这辆宝马车后面跟着五六辆宝马,是一个车队,有10余人。司机们被惹恼后,全部下车把小杨等人围住,还开始推搡起来。小杨的一位同伴偷溜出去赶紧打电话报了警,声称有人抢他们的自行车,还打他们。警方赶到现场,带走了参与打架的双方。

C

现形记

承认扮骑友骗钱

看似专业的驮包内仅一件T恤和半包抽纸

2月7日下午,记者再次在羊犀立交附近遇到了小杨和他的同伴,他们正在一个十字路口用同样的方式要钱,3人一组,共6人。

约10分钟后,其中一组突然急匆匆地骑车离开,一边猛踩自行车,还一边回头观望。这时,一辆警车出现在另一组“骑友”的不远处。看到民警的两位“骑友”表情慌张,迅速骑上车就跑。而举着求助纸牌的小杨还未来得及骑上车,就被两位民警逮个正着。

小杨穿着深绿色冲锋衣,身高180厘米左右,约20岁。被带到成都市高新西区派出所后,记者近距离观察到了小杨的骑游装备。晃眼一看,名牌山地自行车和车上的驮包都显得颇为专业。但民警拆开驮包后发现,除了一顶较新且干净的帐篷外,驮包内只有一件T恤衫和半包抽纸。

在专业人士看来,他们和真正的骑友大不相同。彭先生是成都骑友网的运营总监,他说,真骑友会在驮包里准备小药品、地图和出行攻略,雨衣、干粮、指南针,此外还要准备至少两套换洗衣服,以及一些螺丝刀和机油。“一般情况,带的那些装备价值上千元。”

不懂什么是“骑游” 称10天内骗了3000多元

面对民警询问,小杨很快承认,之所以扮作骑友是想以此获取同情骗钱。他们一伙共6人,年龄都在20岁左右,从网上看到这条“生财之道”后,一起从贵州乘火车来到成都,乔装打扮后开始在成都的一些主要路口要钱。

小杨说,他们白天冒充“骑友”四处乞讨,晚上住自己带的帐篷,生活花费全部来自讨来的钱,要来的钱并不做回家的打算。

“那你们到底有没有去骑游?”面对这个问题,小杨用充满疑惑的眼神看着办案民警。民警又连问了两遍,小杨仍疑惑地看着民警说:“骑游?”“你知不知道什么是骑游哦?”民警又问。小杨摇摇头:“不知道。”

小杨称,他们几人在10天内要到了3000多元。成都高新西区派出所黎所长告诉记者,如果小杨所说的情况属实,那么他们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诈骗。但是,现在只有小杨的一面之词,而他全身上下也只剩几十块钱,加上并无受害者前来指证,因此该案还需进一步调查。

对话当事人>>

车不是骑来的 是从贵州运来的

华西都市报:你们是怎么想到扮骑友要钱的?小杨:最先是从网上看到的,有人说这个来钱。

华西都市报:你们是怎么从贵州到四川的?小杨:我们都是从贵州坐火车过来的,自行车是办的托运,寄过来的。

华西都市报:要到钱没呢?小杨:还是有些人愿意给,但也没留下啥钱,平时吃饭之类的都花销出去了。就用作每天吃饭、喝水。

华西都市报:以后有何打算?还急需找个地方要钱不?

小杨:不敢了,是要到了些钱,但也遭了很多白眼。现在知道可能犯法,不敢再骗了。

华西都市报:这几个月,你骑自行车最远去过哪里?

小杨:我从来没骑自行车出过成都。

防骗必看>>

真骑友不会上街要钱 一般会向骑友求助

近段时间,冒充骑行者街头行乞的个案在厦门、成都、武汉、深圳等大城市均有发生,骗子们都是清一色穿着比较专业的骑行装备,乍一看令人真假难分。

9日,办案民警告诉记者,事实上,“骑士落难”不过是骗子“新瓶装旧酒”的行骗方式之一,类似的还有假扮落难学生求帮助、绝症患者求医药费、残疾人乞讨或携带骆驼乞讨等形式。其本质不过是利用好心人的怜悯之心来骗取钱财,达到自己不劳而获的目的。

那么,市民该如何辨别真假骑行者?民警建议,市民可先观察自行车的车胎和车身,若都是崭新而没有半点磨损、泥渍,就与“千里骑行”的名义不符。

成都骑友网运营总监彭先生和骑友曾专门研究过假骑友。他表示,真正的骑友一般不会上街要钱。若是遇到困难,他们会向骑友或家人求助。而且真骑友因长时间暴晒和骑行,皮肤黝黑,面容、衣服、车子等比较脏和旧。此外,他们不会携带像宣传纸一样的东西。从神态举止来看,如果真有落难骑友到街头要钱,他们的神态往往是焦急的,而且比较健谈,获得帮助以后恨不得马上离开,不会像假骑友一样,一直乞讨不走。

办案民警提醒市民,如果市民发现“骑士落难”等可疑行乞人员,可拨打110向警方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