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3驴友黑竹沟失联”后续:蔡金国父亲带儿子遗体下山

“3驴友黑竹沟失联”后续:蔡金国父亲带儿子遗体下山

发布时间:2016/4/3 13:26:00

“3驴友黑竹沟失联”后续

蔡金国父亲带儿子遗体下山:他是饿死的

经DNA检测鉴定,发现的第一具遗体确为失联驴友李政伟

“我儿子是饿死的。”10月10日下午,在罗索依达区域的绝壁沟里,蔡成和见到了儿子蔡金国的遗体,“进退不得,活活困死。”而据参与搜救的猎人介绍,遇难驴友李政伟也可能是饿死的。目前,两名遇难驴友的遗体已被送到殡仪馆。警方为两具遗体做了DNA鉴定,并确认发现的首具遗体为遇难驴友李政伟,目前疑似蔡金国的第二具遗体结果尚未出炉。

8日上午,在接到发现疑似蔡金国遗体的消息后,指挥部派出了15人名猎人组成的搜救队,前往遗体发现地将遗体抬回。“山沟两边有很多悬崖峭壁,我儿子就在绝壁山腰。”蔡成和说,绝壁沟到了这里没了路,只能往上面的悬崖爬,峭壁很陡,坡度达到了约80°,蔡成和在猎人的帮助下爬了二三十米,才爬到和遗体差不多的高度,然后又从旁边迂回了10余米,才来到儿子的遗体前。那一霎,蔡成和失声痛哭,悲痛声顺着山谷传出很远。

“我儿子应该是饿死的。”蔡成和和猎人们分析,蔡金国来到平台的路线,与他们到平台的路线一致,目的是探一条新路,但没想到走进了一条死路。想要再原路返回,却发现陡壁能上不能下,由于没有工具,最终进退无路被困。

出来后,蔡成和将与儿子的最后合影发到了微信:“穿越绝壁沟,儿子老爸替你完成心愿,愿你一路走好!”一名参与搜救的猎人则介绍说,此前被发现的山东驴友李政伟,临死之前吃了巧克力和糖,从他身边的草丛痕迹来看,他当时还可能扯了野草来吃,但最终可能还是饿死了。“他若再往前走100米,就有手机信号了。”但猎人紧接着说,“若手机没电了,有信号也无济于事”。

“我们提出希望得到赔偿,对方说回去汇报给县领导。12号上午,县上领导已经组织开了会,但还没有给我们明确答复。”蔡金国的表哥黄开添说。

此前,脱险的安徽驴友小李曾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他首次报警时间为8月26日上午,并于8月31日下午再次报警。小李提供的通话记录截图显示,其8月26日上午9时44分曾与0833-52810××的号码通话4分12秒。经确认,该座机号码为黑竹沟派出所值班电话,但第一轮搜救直到9月6日才开始。对此,警方相关负责人表示,接到报警的时间是9月3日,报警人是失联驴友蔡金国的家属。其同时承认,8月26日、31日确曾接到小李电话,但小李当时只说几个驴友电话打不通,希望警方帮忙联系一下。而在黑竹沟,电话不畅的情况常有,一般都要先与当事人家属核实,而驴友们又是在网上认识的,小李并不清楚3人的真实情况。

相关链接

山地户外运动 网络结伴成最大安全隐患

昨天(12日)下午2点30分,“全国户外安全教育计划巡讲第七站”,在成都体育学院举行。在讲座上,华西都市报记者获悉,去年全年有48人死于山地户外探险运动。而今年1—10月份,四川省内,已有6人死于山地户外探险运动。

中国登山协会主席李致新说,近年参与户外运动人数暴增,大批缺乏经验的人群加入户外运动行列,使得风险也随之上升。“死亡的48人中,有13人是独自一人进行户外活动,而遇险遇难。从专业和安全角度,户外运动一定要3人以上才可以成行。”李致新还提醒准备出行的山友、爱好者们出行前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将目的地的气候、环境、路线考察清楚,将各类户外必需品带齐;跟随技术专业团队,出现问题时务必按照相关规定第一时间向当地登山协会或相关部门报告,以获得及时的救援,减少损伤。

据四川省登协的统计,截至目前,今年四川省内已经有6人死于户外运动。而除一人为专业登山俱乐部组织的攀登四姑娘山婆缪峰途中,意外身亡,其余5人全部是通过各种网络平台组队而行。“这类没有通过正规专业的户外组织,又没有相关户外安全知识和技能造成伤亡成了近年事故的主要人群。”省登协工作人员说,这类发生伤亡主要原因多为因病猝死、溺水、迷路等。(记者 程渝 丁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