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驴友夜穿森林遭遇狼群 双方对峙半小时(图)

驴友夜穿森林遭遇狼群 双方对峙半小时(图)

发布时间:2016/4/3 13:42:09
图/游客提供。

  昨日,小张传来两张雪地里的足迹照片,说是半个月前一游客在黑湖附近拍到的,该照片经中科院新疆生地所研究员马鸣鉴定,脚印小的为狼的足迹,脚印大的为熊足迹。

  驴友夜穿森林去禾木遭遇狼群

  五匹狼尾随近一小时 四人拿手机照明 大声唱歌方脱险

  5匹狼,10只眼睛射出来的绿光,就如一道道刀光在眼前晃荡,惊悚、恐惧,在与狼群对峙的半小时内,小张经历了人生最漫长而又难熬的时光。

  “半小时,就如同过去了一晚上。”回忆起4天前遭遇的群狼威胁,小张说,“太吓人了,真是捡了一条命!”

  4天前晚上,湖北 游客小张与同伴在喀纳斯当地牧民带领下,经过黑湖至禾木路段的一片森林时,遭遇5匹狼,双方对峙半小时,4人前行时,5匹狼继续跟踪,直到走出森林方脱险。

  夜行森林遇狼群

  34岁的小张是湖北孝感人 ,与朋友苏云(化名)相约到新疆旅游,先后来到吐鲁番、乌鲁木齐、布尔津、喀纳斯等地。

  9月18日,小张和苏云从喀纳斯景区出来后,准备一路沿着黑湖前往布尔津县禾木乡,因对路不熟悉,便请当地两牧民当向导,准备穿越距离布尔津县禾木乡不到7公里的一片森林。

  该森林海拔2300米左右,距黑湖约20公里,距喀纳斯景区约30公里,地势险要,没有信号和地标,一不小心就会滑下山谷。

  当日22时,几人带着9匹马和一条狗进入森林,小张骑着马走在最前面,两牧民牵着马走中间,苏云骑马走在后面,身后跟着两匹马,就这么走了近一个小时。

  23时,天色变黑,加上前几日下了一场大雪,路面崎岖不平。几人没带电筒,小张便打开手机照明,准备查看地形,谁知,当他将手机扫向自己左侧时,突然发现距他们不到5米的一个山包上,一排绿幽幽的眼睛正直勾勾盯着他们。

  小张吓得手一哆嗦,手机差点掉在地上,再次查看时,发现有5只动物,3只挨在一起,两只躲在树后,相隔约3米远。

  此时,随行的马匹也开始狂躁不安,不肯往前走,一个劲后退,乱成一团。

  狼群尾随一小时

  “好像是狼,怎么办?”因天黑看不清,小张一直用手机照着。他发现,随行的一只6个月大的小狗,早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缩在牧民脚下不吭声。

  牧民见状,一个劲安抚受惊的马,也示意小张最好不要将灯光移开,并表示一路上也有许多牛,可能是牛。

  “怎么可能是牛呢,长得像狗一样,在那一动不动的,眼神也很凶,我知道是狼,他是在安慰我们。”小张说,走在最后的苏云吓得在马上大气都不敢出。“我很害怕,总是问他们要不要打火机,我想点火也许能吓走这些狼。”

  随后,几人停下脚步,奇怪的是,这些狼不动,死死盯着他们,小张的手机也不敢放下,生怕光一灭狼就冲上来。

  双方就这样对峙了近半小时,几人见狼一直没冲上来,便试着继续向前行走。

  走了约50米,小张发现这些狼竟开始尾随着他们,一直保持距离,不敢靠近。

  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心想,狼冲上来就用包里的小水果刀自保。

  这时,牧民马森提议,大家大声唱歌,唱什么都行,总之不能让狼觉得人在害怕。

  于是,几人开始大声唱歌,断断续续唱了一首又一首,过了近一个小时,小张发现自己的马平静许多,不再左右摇晃。他转头查看,发现一直跟着的狼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此时,他们已走出这片森林。

  这可把几人高兴坏了,加紧时间赶路,最终平安抵达禾木乡。

  继续阅读

  遇狼不能跑用强光照射

  随行的哈萨克族牧民马森说:“当时第一个想法觉得是遇到牛了,因为这个地方牛也经常出现,但看到马那么焦躁我就觉得不对,按照经验,狼也怕人,我就让大家唱歌。”

  喀纳斯景区公安局森林派出所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在冬天就会有狼出现,因天冷,它们觅食困难,便 会袭击牛羊等动物。但人遇到狼后一般只要不跑就不会有事。狼也怕人,用手电筒或火把照它们,一般就能吓退。这么近距离跟人接触的不是老弱病残就是饿坏的狼,建议人们最好结伴同行,这样狼就不敢轻易攻击。

  记者了解到,在喀纳斯深处的无人区或黑湖至禾木一带的森林区,不时有野兽出没,包括棕熊、狼、雪豹。2007年9月,山西小伙张敏到喀纳斯黑湖徒步失踪,9个月后,当地牧民发现其衣物,亲属在其使用过的MP3等遗物上发现清晰牙印,衣裤也被撕烂,怀疑张敏遭受野兽攻击。

  狼群生存空间遭挤占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新疆北部的狼一度成灾,昼夜偷袭人和牲畜。政府号召全民打狼,还向牧民、民兵配发枪支弹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新疆北部的狼几乎被打得销声匿迹,这又使得老鼠和野兔到处横行成灾,很多草场被破坏。

  2000年左右,为恢复生态环境,狼被列入保护动物。2008年前后,狼害又开始在北疆重现,近些年,狼袭击家畜的事件一年多过一年。部分牧区和团场向相关部门申请对狼的数量进行控制,减少对牧民的危害。

  专家分析,北疆部分地区出现狼害,并非狼多所致,当地牛羊等牲畜增多、人类活动范围扩大挤占了狼的生存环境,导致狼生存空间日渐狭小,被迫与人类发生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