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背包客”之殇:女翻译缘何殒命川藏线

“背包客”之殇:女翻译缘何殒命川藏线

发布时间:2016/4/3 14:08:28

背包客,又称驴友,泛指背着背包、单枪匹马或三五成群做长途自助旅行的人。背包客以那些喜好登山、徒步、探险等刺激运动的人为主,其目的在于通过游历认识世界,认识自我,挑战极限。

  据中国户外活动协会统计,从2007年开始,中国参与各类户外活动的“背包客”每年以200万人次的速度递增,其中90%以上为35岁以下的都市年轻人。然而,这种徒步和探险活动有着极大的风险,在距今短短4年时间里,已有276名“背包客”因各种原因遇难!

  2011年4月初,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外语系的25岁资深“背包客”魏茵,独自前往西藏旅游。魏茵从初中毕业开始就经常独自外出旅游,大学期间更是游遍了大半个中国。她独立能力强,旅行经验丰富,在国内几个知名的背包客俱乐部都极有影响力。但从4月23日起,她突然与家人失去了联系,音讯全无。一周后,其家人报警,引起了川滇藏三省警方的高度重视,纷纷加派警力四处寻找。人人网、天涯论坛以及中国驴友网、背包客集结网等几大网站的数百万网友,也通过各种渠道帮助寻找。然而,一个多月后,却传来了令所有人震惊的消息:魏茵早在4月26日就遇害了!

  本刊记者多方深入采访,揭开了这起震惊全国的“背包客遇害案”的幕后真相……

  资深“背包客”突然失踪各界寻找传来噩耗

  2011年4月25日,家住广州市海珠区的李静一早起床后就给女儿魏茵发了一条短信,询问她旅行到哪里了。可一上午过去了,魏茵都没有回短信。李静拨打她的手机,却提示已关机。李静感到不安起来,丈夫魏明军安慰她说:“别太担心,按计划她5月1号就该回来了。旅行的人经常因为所处地偏僻,手机没有信号,所以无法与外界联系。”李静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她想,女儿在当地数以万计的“背包客”中,算得上出类拔萃,应该不会出事的。

  魏茵是魏明军夫妇的独生女,出生于1986年10月。魏明军夫妇早年经营广告公司,家产数千万。可他们对女儿并不溺爱,而是着力培养她自立自强、敢拼敢闯的精神。魏茵初中毕业后,就利用暑假独自前往桂林旅游。考上大学后,她更是每个寒暑假都去旅行。她还建立了自己的“行走”博客。在一篇博文中,她记录了2008年她在吉林延边深山里旅行的遇险记:当时,她突遇黑熊袭击,躲闪中滚下一个小山坡,爬起来一看,黑熊还在后面紧追不舍,吓得她魂飞魄散。她急中生智,扑在地上,一动不动地装死。黑熊追上来,在她身上嗅了半天,以为她死了,才慢慢离开。这篇博文引来上百名博友纷纷跟帖,大家都夸赞她的机智勇敢。

  2009年7月,魏茵大学毕业后,广州一家外资公司聘请她去做翻译。可她仅工作了3个月,就忍受不了每天繁杂的事务和应酬,辞职外出旅行。此后,她开始了半工作半旅游的生活方式,每次出去旅行一两个月,再回广州找一份新工作。在游玩的同时,魏茵也坚持学习,除了精通英文,她还自学了法语和日语,因此找工作十分轻松。

  到了2011年初,魏茵的足迹已遍及东三省、云贵川、京沪杭等大半个中国。2011年4月初,她辞掉刚干了3个月的外语教师工作,再次背上了行囊。这次,她旅行的路线是先飞到昆明,前往云南迪庆自治州游玩,再徒步和搭顺风车前往四川甘孜州,最后从甘孜到昌都,再到拉萨,全程计划时间为一个月。她出门时,李静像往常一样再三检查她的行李,又反复叮嘱:“早点回来!”魏茵搂着妈妈的脖子,撒娇道:“妈,我好歹也算是资深‘背包客’了,只要不遇到12级地震,我一定会平安回来!”

  魏茵出门后,每隔两天就会给李静打个电话,或是发条短信报平安,而她的许多朋友也能从她在人人网和博客中更新的信息了解她的行踪。

  然而,到了5月1日,魏茵仍未按期归家,手机还一直关机。魏明军夫妇预感不妙,当天去广州市海珠区公安局报了警。由于无法确定魏茵究竟在哪个位置,他们又分别向云南、四川和西藏警方报了警。

  与此同时,魏茵的亲戚朋友和大学同学纷纷通过微博、人人网及各个背包客论坛向网友们发出寻人信息。一个网名叫“守望者”的驴友看到寻人信息后,回帖称,4月25日,他曾和魏茵在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飞来寺附近的“守望6740”客栈楼相遇。之后,他目送魏茵搭上一辆红色卡车,向四川甘孜州进发。

  一名在深圳的驴友看到寻人信息后,主动给魏明军打电话,称他与魏茵在去云南的火车上相识,但他只在云南玩了一周就返回了深圳。4月26日上午,他曾与魏茵互通短信,魏茵称自己正在赶路。

  根据网友们提供的信息,警方最终将魏茵失踪的地点锁定在了四川省甘孜州境内。甘孜州公安局刑侦支队立即协调境内的得荣、乡城、稻城、巴塘等4个县安公局的警力进行查找。6月24日,魏茵失踪案取得突破性进展,一名叫武易的嫌犯被警方抓获。令人痛心的是,魏茵早在4月26日就被他杀害了!审讯中,武易如实交代了犯罪经过……

  危险逼近浑然不觉单纯女孩错失良机

  4月26日上午9点左右,一名年轻女孩背着大大的背包走进了四川省甘孜州得荣县城北郊的云雀加油站。她就是离家20多天的魏茵。据网友提供的信息,魏茵是在云南迪庆州德钦县飞来寺游玩后,搭乘一辆大卡车前往甘孜州。而搭顺风车是魏茵在多年的旅行中最常做的事。她曾多次对人说:“搭顺风车能花最少的钱,看最多的风景,遇到形形色色人,体验旅途中的新奇和乐趣!”

  据警方后来调查,魏茵乘坐的这辆大卡车免费将她带到得荣县后,她打算再乘顺风车前往与得荣县相距120公里的甘孜州乡城县。于是,她沿着公路一直走到云雀加油站旁边,准备再找便车。此时,加油站里车辆稀少,一辆摩托车正在加油。魏茵径直走到摩托车主面前,微笑着说:“大哥,请问你打算去哪呀?”

  摩托车主名叫武易。面对这个陌生姑娘,他略显局促地回答:“我要去乡城县,你有事吗?”魏茵惊喜地睁大眼睛说:“太好了,我也要去乡城县!你能让我免费坐一下你的车吗?”

  武易有些不乐意,正要拒绝,却瞅见了她胸前的相机,于是改变主意,答应了。坐上摩托车后,性格开朗的魏茵主动和武易攀谈起来。武易问她来自哪里,想去哪里,魏茵都一一回答。

  “你要去西藏?就你一个人?”武易有些惊讶。魏茵兴奋地说:“是呀,我一个人去西藏好几回了。”或许是为打发途中的寂寞,魏茵滔滔不绝地向武易讲述自己当“背包客”的精彩故事。武易听着听着,脑海中已开始思绪翻腾……

  25岁的武易是汉族人,出生于得荣县农村。只有小学文化的他,靠给人打零工为生,每月只能挣四五百元钱。一年前,他谈了一个在当地餐厅当服务员的女朋友,但他的收入低,一直被女方家人瞧不起。女友的父亲马上就要过生日了,没钱送礼的他正为此发愁。

  当天,他正要去乡城县联系打工的事情。境遇不好的他,本无助人之心,但看到魏茵的那个硕大的相机和她背上鼓鼓的背包时,他忍不住动了邪念:这女孩的相机看起来很高档,包里肯定也有不少钱。如果从她那里弄点钱,不就可以给女友的父亲买礼物了吗?想到这里,他答应了魏茵乘顺风车的要求。

  一路上,武易盘算着在哪儿下手抢劫。但路上一直有来往的车辆,他没有寻到合适的机会。摩托车驶出30多公里后,魏茵突然叫道:“大哥,能不能停一下?我想在这里拍几张相片留个纪念。”武易暗喜,心想,机会来了!

  魏茵跳下车后,走到路边,对着远处峰峦起伏的群山兴奋地拍个不停。武易支好摩托车,左右看了看,两边正好没车来。他盯着背对他的魏茵,双手握紧了拳头,轻手轻脚慢慢往前走去。此时,他的心里有些颤抖,毕竟,此前他并未做过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