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冒充银行发兑换积分短信 3名伪基站“背包客”在厦门落网

冒充银行发兑换积分短信 3名伪基站“背包客”在厦门落网

发布时间:2016/4/3 14:16:05

  10月14日凌晨1点过,王双丝毫没有睡意,他坐在电脑桌前,盯着电脑屏幕上一排排关于伪基站的新闻报道,内心扑通直跳。沉思半晌,他拨打了热线:“我这里有一台伪基站,我要曝光!”说话间,他把目光转向床边的黑色背包。

  14日一早,记者在成都郊外一茶楼与王双见面,他自爆误入黑公司内幕:工作很简单,只要熟悉成都街道、有电瓶车,背上背包在街上逛,一天就能收入200元。

  指着身边那个神秘的背包,王双肯定地说,这里面其实装的是一个便携式的伪基站,“我试过,开机短短30秒就会有30部手机中招。”

  诱人招募朝九晚五,工资200元一天

  王双把黑色背包放在脚边,狠狠地吞了两口热茶,内心的忐忑让他一夜未眠。他说经过激烈思想斗争,还是要把这几天的应聘离奇遭遇告诉记者,“不能为虎作伥”。

  28岁的王双半年前来到成都工作。一直从事服务行业,但总觉得工资太低。今年国庆,他在浏览网页时,无意看到一则招聘启事:“优厚工作,200元/天”,并附带了一个联系人的手机号码。

  “一天200,一月就6000元!”王双一阵暗喜,但转念觉得不靠谱,“做什么都没说,什么公司,联系人职位也没说。”

  王双决定打个电话一问究竟,一个自称李强的男子接了电话。李强说,做的是信息推广,工作“朝九晚五”,并提出了两点“硬性”要求:一、熟悉成都的大街小巷;二、必须有辆电瓶车。

  “信息推广要这些做什么?”莫名其妙的王双本欲详细询问工作内容,李强声称自己也是做事的,并提供了另一位“公司”人员小佳的微信号码,让王双进一步对接。

  神秘上线公司人在国外?来电是未知号码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当天,王双加了小佳微信,为了摸清小佳的底细,他特意看了一下小佳的朋友圈,照片不到十张,大多是自拍,主人公都是一个年轻女人,最新更新的照片里是一只宠物犬,留言是“还不回国就见不到你们了”。王双心里打鼓,“难道小佳身在国外?”

  这时,一段语音发来,里面传来小佳甜美的声音。短暂的礼貌招呼后,小佳向王双约法三章:“以后请多发信息,做得好有奖励”,“我们现在全国招人,你可以介绍朋友来”。公司和下线不会见面,但每个人的行踪处于严密掌控中,因为公司规定,每日上下班必须“打卡”,打卡的形式为发一张当时的工作照片到公司。

  过了两天,一个未知号码突然打进王双手机,电话那头是小佳,“明天我们把设备发过来,到时有工程师会与你联系,上门教你怎么做。”

  “直到这个时候,我都还以为我做的是类似网络推广的工作。”王双说。

  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没有具体的工作内容,甚至连公司的人都没有当面接触,虽然心里一万个问号,但王双还是决定试一试。

  安排工作通过机器发短信,每天发够5万条

  王双喝了一口水,掰着指头说:“公司很神秘,自始至终,一共接触了三个人,就只和工程师见了一面。”

  就在和小佳通话后一天,王双收到了一个包裹,长约70厘米、宽约50厘米,但他没有拆。上周末一天上午,一个来自外地陌生电话打了进来,电话那头,一名男子操着普通话:“东西收到了吗?”王双估计,此人正是小佳所说的“工程师”,便“嗯”了一声,表示确认。

  次日上午,“工程师”与王双约定在一个茶馆的包间见面。眼前的这位“工程师”,和王双想象中不太一样,“大概20多岁,中等个子,一身鲜艳的衬衣,背了个包。”最特别的是,他身上带着很多手机。他径直撕开包裹,拿出了一个黑色背包、一大堆大小不一的盒子、电线,以及两部手机,“这些都是你出去用的设备。”

  “工程师”一边打开黑色的机器,一边向王双布置其工作任务。

  只见他将一张停机的电话卡插在其中一部老式手机上,开机后屏幕显示出3排数字,“这可能是无线发射的辅助装置。”接着他打开智能手机,进入了一个网页,名为“应急通讯完美版”,填写好一系列数据,编写了一段“天气变化,注意保暖”的短信后发送,“计数栏”里的数字开始迅速增长,30秒后,数字停在了“30”。

  工程师扬起嘴角:“这就是有多少手机收到信息的数量,而且它是不会向一台手机重复发送的。”

  至此,王双终于明确了自己的工作任务:每天打开包里的机器,背着背包走街串巷,一边走一边向周围的手机发短信消息。该“工程师”还要求王双,每天尽量发够5万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