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可卡因背包客的故事

可卡因背包客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6/4/3 14:18:01

一个位于秘鲁高原的东部的偏僻的山谷,这是绝佳的古柯种植地。

目前秘鲁的可卡因产量为全球最高,而其中超过一半都来自这个山谷。但是运输是个难题,所以毒贩雇佣年轻人步行运送可卡因。


他们就是背包客。

在现在,可能就有着数百名背包客,背着价值数千美元的高纯度可卡因,徒步穿越大山和雨林。

这是可卡因行业中最为危险的工作之一。



丹尼尔从树干上摘下一片巨大的热带树叶,他把叶子的枝干剥光,然后两手一拧,就有液体滴下,纯净而持续,像从一个极小的水龙头里流出来一样。在一段需要穿越浓密丛林的旅程中,了解哪些植物可以提供水分是一个小小的生存技巧。

丹尼尔是一个背包客。秘鲁有数千名像他一样的年轻人背负着可卡因,穿越阿普里马克河,埃内河和曼塔罗河之间的山谷,抵达藏匿点或者是秘密机场。在这里,可卡因通过其它运输方式再次转移出去。




这片巨大的山谷,在当地被称为Vraem,这是西班牙语Valle de los Rios Apurimac, Ene y Mantaro的缩写。Vraem山谷是秘鲁最贫困的地区之一。

丹尼尔和他的父母姐妹一起住在这儿一个村子里。年仅18岁的他已经是可卡因行业里的老资历了。“我从14岁就开始参与可卡因交易。”丹尼尔说:“我认识了当地的头,曾经受雇在实验室里工作,我15岁就知道如何使用这些化学品,从古柯叶里提取出可卡因。17岁那年,我开始运送可卡因。”

大部分的运送旅途都很漫长,2周抵达目的地,还需要10天才能回家。在路上,丹尼尔还要背负着15公斤的可卡因。这是非常昂贵的货物,而他的工作也十分危险。因此,他的身份不能被公开。

在秘鲁,1公斤的可卡因的售价大约是1200美元。而迈阿密的批发价超过这里的20倍。在伦敦或者是巴黎,给吸毒者的零售报价则超过75000美元一公斤。



大多数背包客10-20人一组同行。但是丹尼尔的队伍有100到150人。他们的可卡因运输量可以达到工业规模的运输量。

丹尼尔的旅程有时一路向北,走出山谷。有时是沿着东南方向前进,经过旅游胜地马丘比丘的边沿,向着库斯科城的方向走。

背包客们组织非常严密,并为来自警察或者是竞争者的袭击做好了准备。

“在队伍前面的人带着大型枪支,比如加利尔突击步枪,或者是毛瑟枪。队伍最后的人带着手枪,比如勃朗宁。我们的队伍非常长,每个人之间都有2到3米的距离。如果有人袭击,队伍前面的人最先遇袭。如果你在队伍后面,听见枪声,那就赶紧跑。”

丹尼尔说他们从一些腐败的警察手里购买军火。警察一般是把军火藏在垃圾桶里,丢在警察驻地外面,然后由背包客取走。

但是,袭击和枪战并不是仅有的危险。旅途自身也很危险,对身体要求非常高。背包客需要沿着印加古道翻越安第斯山脉,通过背包客们自己开拓的小路,穿越原始森林,下到亚马逊盆地。

“在其中一条运输线路上,你得翻过一座山,山峰距离下面的河流大概有800米高,但是山路非常狭窄,你必须侧着身子走,后背紧贴着山,包放在胸口。有的时候,山路非常湿滑,有的人就这样掉下去。”



丹尼尔不太露出笑容,即便他正在说话,他的脸上也不会有什么表情。他个子不高,但肌肉结实,像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他的成熟远超他的年龄。在他经历过的每一次运输旅程中,都有3名或者4名背包客丧生。

“我给家人和朋友介绍过这个工作,我们一起背包上路。但是,依然已经有10个人丧生了,其中有一些是我关系很近的亲人,和我来自同一个家族的堂兄弟。这让我非常痛苦,我不得不把我的兄弟留在路上的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在这10个失去生命的年轻人当中,4个掉进了河里,其他人却仅仅是受害于一些小伤口。如果及时得到治疗,这些伤口并不会致命。然而,有伤口就意味着他们不能继续前进。他们被队伍单独留下,身上只有少量的食物和水,最终丧失了生命。



“也许你被虫子咬了,伤口感染。但是可以治疗感染的植物并不是每个地方都有。也许你跌倒了,或者被割伤。你的脚肿了起来,变了颜色。然后你就无法行走。你的脚腐坏了,蚂蚁爬进了伤口。剧烈的疼痛让你无法再继续前进。周围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你,其他人就这样丢下了你。这就是你生命的终结。”丹尼尔说。

“第一天,你尝试帮助他们,但是很快,你变得很疲惫,他们不得不留下。”

(他的意思应该是他不得不把那些人留下,但是可能下意识地避免了这种说法。)


“在这份工作中,没有人为你负责,也没有人在意你的死亡。”

对死亡的恐惧并没有让丹尼尔停下。美元的诱惑更大。如果丹尼尔携带自己的武器的话,每一次运送他可以得到2000美元的酬劳。在这个山谷中,这是一笔财富。

“如果你想到危险,那就有危险。如果你想到你可能死去,那么你的确有可能死去。但是,如果你拒绝想这些,信念会带你越过高山。”

[Rakka via 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