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背包客带你看印度(五):动物比人更有尊严

背包客带你看印度(五):动物比人更有尊严

发布时间:2016/4/3 14:28:48

(五)印度启示录

印度社会面临两大看似不可能完成、却不能不完成的任务:一是宗教改革;二是教派和解,实现不同文明的和平共存。南亚次大陆,几个文明之间千年冲突的历史证明:凡存活到今天的文明,都具有强大生命力,任何一个文明都无法消灭或取代另一个文明。因此,多元文明和而不同、和平共存,才是正道。

就世界来说也是如此,不是西方文明消灭或取代其它文明,而是包括西方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印度文明、中华文明以及俄罗斯、日本、犹太、拉美、非洲文明在内的多元文明和而不同、和平竞争,取长补短、共同发展,这才是全人类追求的真正普世价值。

为躲避污浊空气和噪音,我和老婆来到女士专用候车室,这里也有不少男士。一只硕大的老鼠从脚边爬过,老婆吓得尖叫一声跳了起来,引来一片笑声。那老鼠却不慌不忙,爬到一位穿着还算体面的女士脚下,左边嗅嗅,右边嗅嗅。女士似有察觉,低头看了一眼,然后把脚轻轻挪动一下,继续与另一女士说话。老鼠边嗅边爬,到了一堆行李旁边,钻进钻出,旁边几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说笑聊天,对老鼠视而不见。

老婆坐不住了,说我们走吧。

来到站台,人很多。天已大黑有点儿凉。旁边一排铁质靠椅,坐着几个年轻人。我正想坐下,老婆又尖叫起来,低头一看,又是老鼠。一位金发西方游客拿着手机对着老鼠拍摄,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一小堆垃圾,有四,五只大老鼠觅食。又过来一只狗,老鼠纷纷逃窜。金发游客见我们看她,干脆拿她的录像给我们看,说她来自意大利,印度的一切太不可思议了。

印度火车站的候车者席地而卧——这里还不是候车室,而是售票大厅

印度火车站的候车者席地而卧——这里还不是候车室,而是售票大厅

真的不可思议。原来只听说印度的神牛真的牛逼,来了才知道,这里是动物天堂。你能想象牛、狗、还有羊在火车站候车室闲逛觅食吗?还有猪、马、各种鸟类,铁道旁、马路上、菜市场、旅游景区,可以说,动物愿意去的地方、能够去的地方,都可以去,像人一样享有同等权利。

在我们看来,老鼠是恶心、肮脏、传播疫病的动物,骇人听闻的鼠疫、黑死病就与这种动物有关。但在印度教里,老鼠是智慧与财富象征的象头神犍尼萨的坐骑,也是神,还有专门供奉老鼠神的庙。

印度人对动物的保护可谓登峰造极,远不是现代环保主义者或动物保护组织所能比肩的。但印度人对动物的态度,植根于深厚的神学和宗教,与现代环保主义者及动物保护组织根本不同。

在印度,几乎所有动物都是神。三大主神有无数化身,有多少物种就有多少神,有人说3600万,有人说3亿多。你见到的每只老鼠、乌鸦,甚至苍蝇、蚊子,说不定就是哪个神的化身。谁敢说,路上碰到的一只蚂蚁,轮回的前世或来世不是达官贵人?

众生平等,人与动物一样,甚至动物权利高于人权。

在印度旅行,感觉牛比穷人活得更有尊严,我们至少在三个城市看到路上有人给牛喂饼干、喂饲料,而这些牛总是气定神闲、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在斋浦尔,我们看到一个巨大市场专卖上好的谷类豆类,不是人吃,而是喂鸽子、乌鸦及其它鸟类,不时有人或专程、或顺路花一、二百卢比购买这些精良饲料,洒在空地上,成千上万只鸽子和鸟整天聚集在这里享用美食。

与此同时,许多人吃不饱穿不暖,许多人无家可归露宿街头。

飞抵新德里的时间是凌晨3点多,我们打算在候机大厅休息到天亮,再坐巴士进市区到预定的旅馆。因为太乱太吵,天不亮,就上了机场巴士,准备先去康诺特广场,旅游指南说那里是新德里现代化商业中心,离我们预定的酒店仅1公里远,步行就可以到。

康诺特广场到了,售票员说:该下车了。

下车一看,不像是商业中心啊!想象中,金砖四国之一的印度首都、商业中心,即使是清晨、即使人流稀少,也应该是霓虹灯依然闪烁、光鲜整洁的街区啊。

我们背着大包走在灯光昏暗的马路边上,不知是修路的原因还是本来就是破路,一辆汽车开过,卷起大团尘土。赶紧靠边走,上了坑坑洼洼的人行道,我差点儿被绊到,低头一看是个拳头大小的洞,后来又看见一些同样的洞,有老鼠钻进钻出。前面有一堆东西似在蠕动,走近一看,是个人睡在人行道上,盖一块破被单。一路上发现许多露宿街头、墙角、桥下的人。还有人为了取暖,捡拾能燃烧的垃圾点一堆篝火,几个人卷缩靠在一起。

老鼠还有个窝,穷人为什么没个家呢?

在印度,有时动物权高于人权,仅此一点,就足以证明宗教改革的必要性,更不要说种姓制度及从印度教衍生出来的各种陈规陋习了。

印度教具有非常积极的一面,它在凝聚团结人民、吸引民众文化认同方面具有无可替代的功能,因而在抵御异邦外族的侵略上发挥主要作用。同时也有非常消极的一面,成为阻碍社会进步无形的铁壁铜墙,尽管已有所改进,但从未发生过像西欧那样彻底的宗教改革,这是印度社会上上下下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

印度的另一个看似无法完成又不得不完成的任务是民族和解、宗教和解、教派和解,不同文明和谐共存,共同发展。

我站在宏伟壮丽的阿格拉堡一个小房间,遥望泰姬陵。那是个雾霭天,能见度不好,泰姬陵蒙蒙胧胧,似戴了白色面纱。据说,这个房间就是当年囚禁沙贾汗的房间,这位莫卧儿王朝第五代皇帝,被他的儿子囚禁了8年,天天望着爱妃的陵墓,用孤独和悲凉写就一部凄美爱情故事,而洁白的泰姬陵也作为伟大爱情的象征,吸引无数游客留连忘返。

在我眼里,泰姬陵却是血色的。莫卧尔王朝开国皇帝巴布尔继承了先祖帖木尔的铁血性格,用刀与火强悍征服了北印度,第三代皇帝阿克巴继续开疆拓土,同时实行宗教宽容与民族和解政策,使印度进入空前繁盛。沙贾汗却是阿克巴的不屑子孙,他把个人儿女私情置于国家利益之上,为了一个女人,把祖上掠夺和积累的财富挥霍一空,用来修建泰姬陵,结果掏空了国库、动摇了国之基础。这种建立在挥霍财富和人民苦难基础上的个人爱情和幸福,有什么值得纪念的?血色泰姬陵,不是伟大纯洁爱情的象征,而是沙贾汗的耻辱纪念碑。

血色泰姬陵,不是伟大纯洁爱情的象征,而是沙贾汗的耻辱纪念碑

血色泰姬陵,不是伟大纯洁爱情的象征,而是沙贾汗的耻辱纪念碑

值得纪念的是阿克巴大帝,他是印度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之一,可以与大清朝的康熙大帝相提并论。有一部印度电影专门描述他的历史功绩,重点歌颂民族和解与宗教宽容。阿克巴专门设立了宗教讨论庭,召集当时印度五大教派伊斯兰、印度教、耆那教、基督教和拜火教的信徒在这里讨论人生、解脱、永恒等话题。他娶了一位印度教妻子,并允许妻子把庇湿奴神供奉在伊斯兰皇宫内。阿克巴的政策受到各民族、各宗教、各教派的广泛拥护,在他的统治下,莫卧儿王朝开创了一段印度历史上少有的繁荣与和谐时期。

阿克巴之后,王朝内部矛盾与混乱以及欧洲殖民者的入侵,彻底打断了印度社会的繁荣和谐。这里面,第五代皇帝沙贾汗没起什么好作用。

古建筑是凝固的历史文化,老百姓是活着的历史文化。然而,印度名胜古迹的精美绝伦,与百姓生活的极度贫困形成强烈反差,使我们的旅游心情始终困扰在矛盾纠结之中,一点儿也轻松不起来。在参观泰姬陵、红堡、拉贾清真寺以及其它无数精美宫殿、陵寝、神庙、城堡时,一进景区就看到无与伦比的艺术想象力和巧夺天工的建筑技艺,一出景区就看到市井之中老百姓生活环境的脏乱破差臭,美丽与肮脏共存、伟大与猥琐同在,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宗教冲突和教派冲突,不能不说是一个重大因素。我们看到,今天印度大地上,一个完整的国家社会,被不同宗教、教派冲突割裂得支离破碎。有5000千年历史的伟大文明本身依然受着文明割裂的煎熬。

作为文化概念的大印度,由印度教、伊斯兰教以及其它多个宗教和教派文化圈共同构成,但历史上真正实现全印统一、像大一统中国那样的时候几乎没有,印度历史就是个“分久不合”的历史,如今依然被肢解成好几块。

大印度土地上,几个文明千年冲突的历史证明一个真理:凡存活到今天的文明,都具有强大生命力,任何一个文明都无法消灭或取代另一个文明。因此,多元文明和而不同、和平共存,才是正道。

但是,怎样才能实现多元文明、多元价值和平共存、共同发展呢?

周游世界5年,我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历史观:英雄创造历史,百姓传承文化,精英引领潮流。阿克巴大帝当然称得上是创造历史的英雄,但今天的印度,早已不存在产生阿克巴大帝式英雄的社会条件了。倒是“精英引领潮流、百姓传承文化”的规律依然有效。问题是,那些不接地气的印度精英们能够引导普罗大众实现民族和解、教派和谐、文明共存吗?

对于世界来说也是如此,不是西方文明消灭或取代其它文明,而是包括西方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印度文明、中华文明以及俄罗斯、日本、犹太、拉美、非洲文明在内的多元文明和而不同、和平竞争,取长补短、共同发展,这才是全人类追求的真正普世价值。

但同样的问题是,世界各国精英们能就多元文明和而不同、共同发展达成共识吗?特别是仍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各方面居于强势地位的西方各国精英,能放弃“西方文明优越”论、治愈“西方式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的妄想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