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香港背包客镜头下的70年代中国——北京(二)

香港背包客镜头下的70年代中国——北京(二)

发布时间:2016/4/3 14:42:44

1973年至1983年间,一位名为waisinglau香港游客用时下最流行的旅游方式——背包行,5次游历中国内地。从东北、北京、西安、洛阳到广西、广东、云南,挤硬座火车、住便宜旅馆,这位香港驴友用相机记录下了改革开放前中国平凡人的生活。去年10月开始,他陆续在“背包客栈”论坛上贴出当年旅行的相片、笔记和门票。在旅行并不方便的当时,这些珍贵的老照片,不仅是一份回忆,更是一部活生生的中国改革开放前期社会经济发展史。

下面请进入时光隧道,回到70年代中国背包行第二篇——北京。

年初一北京落难记

已遗忘了在北京大除夕寒夜,错了!惨情应该已踏入年初一,放上网给大家作趣闲逸事。今天在中国大陆背包行,绝对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那时国内有“中国国际旅行社”统筹旅游业,文革后不久国内初办旅游业,可能错判形势,以为香港位位都是有钱人,收费用昂贵极不合理,不知道香港的背包客多是穷鬼苦行僧。

飞机在广州出发,机上有40多位香港背包客,(那年代是没有预订酒店、多是先到华桥大厦填妥个人资料,等待分配住宿地方)。晚上9.20到达北京,走出机场大堂,有位身穿中山装自称姓萧的男子,大衣襟上挂有“中国国际旅行社”的徽章,用不纯正粤语向我们这群互不相识的港客打招呼。他说专程来接大家去王府井大街的华桥大厦,40余人立刻登上旅游车,大约30分钟车程,在漆黑环境的宾馆门前停下,大家进入宾馆大堂,经查问不是华桥大厦,是远离市中心区租金极昂贵,海淀区“友谊宾馆”房价每天200元。大家鼓噪起来,这地方交通出入极不便,萧先生解释说:“本来载往华侨大厦的,但房间已满座,此宾馆才有房间,还有是每人收25元接车费”,我们实时计算,全车40多人共收费6400元人民币(那年似是100港元兑换人民币17元、不是请提改),群情激愤妈妈声起哄,40多位香港人是分成几队背包行,大家讨论后一致反对不合理收费,萧同志开始满头大汗无可奈何,他边行带走地说:“待我向最高单位请示解决办法吧”,说毕就一个箭步跳上自行车扬长远去。

30分钟后他才施施然回来,带著家长式口吻向我们说:“你们一定要住在这里、接车费可以减到15元,如果不服气离开,全北京市酒店不会再安排你们住宿,友谊宾馆租金和接车费也很廉价,你们在香港是天堂,赚钱很容易呢!干吗来旅游也计量这点钱呢?”,有位港人插嘴说:“我们生活不是在天堂,是劳苦大众工人阶层”,拒绝入住和付昂贵理交通费,大家走到服务台雇车到市中心,想不到萧同志滥用权力拒绝,大家满肚愤怒,无可奈何提起笨重行李离开宾馆。

屋外天气很寒冷,身上的温度计是零下三度,手表是凌晨一时整(大年初一)。在离开宾馆不远处,身后突然有几部宾馆小客车亮起大灯,停泊在我们身旁,车上司机挥手地说:“租不到房子要不要载你们去呢?”大家雀跃起来了拥上车,分成二批,一些去王府井大街的华侨大厦,另些往新桥饭店投宿,我是跟随后者。

在华侨大厦的30人只招待在大堂里休息。与此同时在新桥饭店的,竟然拒于门外不肯开大门,大家已筋疲力竭还要和寒夜搏斗,在大门前张开睡袋做帐篷,旅行袋团团围着当屏幕御寒,身体卷曲缩埋一嚿,我提起照相机拍照,度过极难以相信的农历年初一,稍侯再尝试说服店内的服务员,才肯让步害怕港人冻僵,终于肯召来三部小车载到华侨大厦。

两批人再度会合,倾诉惨况互相鼓励,服务台仍坚持,不付每人15元,不会处理40位香港人住宿,我们费了不少唇舌,欺骗港人到“友谊宾馆”誓会影响中国旅游业起步,华侨大厦的领导人向我们对话,最后结论,算是大家误会忘掉今次事件,召了部大旅行车载到北新桥六条的“华侨招待所”住宿,今次所有交通费用分文不收,清晨5时办妥了入住手续后,入了房间便倒头入睡。

新桥饭店不肯收留不开大门,大家露宿宾馆门前,图片是在年初一凌晨二点,温度零下5度,回到香港后在新报投稿登了报。

在那年港人平均月薪是700港元,我每次背包行约需14天,带备2000港元至3000港元现钞做旅费,我们也多是用黑市价买人民币(100:23),每晚住宿费预算少于10元,大堂床位最廉宜正合心意,有些酒店有包餐2至5块钱,如果住一晚200元人民币和接车费25元人民币,我晕昏啦......不会多年多次中国背包行。

3年前我也曾跟团再到长城,游人很多,在窄窄梯级上落要非常小心,30多年前的我,是年青小伙子可以崩崩跳,今时今日要扶持慢动作,有点感慨万千滋味涌上心头,老头子了,要趁余晖多去见识,否则力不从心。

 

 

 


 


 

 

 

在北京等待火车票的日子

旅程完毕后 人在香港心在中国大陆

想节省住宿费用又熬得夜的,我们办法是乘搭夜火车。但事前要算准确低达目的地是清早,因抵步后可以马上住旅店,可洗一个泡泡澡,再来休息一阵,起来午餐吃饱饱,下半天才活动开始,真是省钱大法。

昨晚才在山西省“大同”上车,在火车渡过一夜,今天早晨便抵达河北省,中国的首都“北京”。已不是初次到北京,为什么要选择为最后一站,因为队友人多,可以容易买到火车票。飞机票太昂贵从不作为考虑,投宿选择王府井大街的华侨大厦或北新桥三条华侨饭店。这次到了华侨大厦,未进房间前,在服务台订购北京往广州的硬卧火车票,那天有票就是那天离开北京。春节假期车票特别紧张,如果硬卧火车票售罄,便要硬座票煎熬三日二夜了,北京每天晚上十点有二班车次往广州走,酒店订车票手续费只需伍角,自行到火车站买票是件苦差事,办妥车票手续才放下心头大石。

在王府井大街的华侨大厦,我们住的房类是三人房,每房一天收费是15元人民币,均分每人5元,是公共浴厕。订买京港联运票,票价280元港币买括有,特快硬卧北京到广州、广州直快到深圳,在深圳过关后在罗湖自行买火车票返九龙。早上火车到达广州,要花一整天到万家灯火才回到香港,今天真太快捷、幸福啦。

在北京等待车票的日子,早上到天安门广场绕圈子。只要天气不差,每次来到广场一定有人在放风筝,造型各异缤纷的风筝为蓝天白云平添灿烂夺目色彩。在另一角落人群逐渐多了起来,是一大班老人正在练打太极,动作缓慢,姿势优美,跑上人民英雄纪念碑,端详四周汉白玉制的巨型浮雕,这样已可以消磨整个上午。

中午步行到附近的南池子大街,有一间食物极好吃的饭店,故宫博物院入口处在不远,因为曾进内多次,我们不会参观,中国历史博物馆是国家级重点博物馆,是免费参观,浏览历史的同时,可赏览中国的文化艺术数千件珍品,入内可以逗留几个钟。黄昏来到前门大栅栏逛街,有好多北京百年老字号,极具老北京风味儿,再到全聚德品尝正宗的北京烤鸭,底层是大众化价钱,我们走上高层价钱贵些的雅座,热荡荡的薄饼,配以烤鸭酱,大葱及烤鸭,一卷而成,简直是美味透顶,再加上冰冻的啤酒,实乃人间之一乐也,路过箭楼、天安门广场、长安街、回到王府井的华侨大厦,就是这般优闲了一整天,在其他日子也是在市中心,行行街到处逛一逛吧!不会去得太远路。

到过北京的人通常都称赞北京人讲礼貌,重礼节,彬彬有礼,可是我在住宿的地方,看见多是冰冰的面孔。那些在服务台的职工,面上看不见笑容,尽是面口硬崩崩的,给人印象就是不屑与你交谈。在东单一间饭店内我们也遇上态度恶劣的女服务员,她对顾客不睬不理,十分不愿意地把碗筷抛在桌上,脾气比香港的茶博士要暴燥几倍。

听过北京粗口!在公共汽车目睹几个年轻人不买票,作弄售票员,下车后还在车站扬扬得意,向著售票员吐痰,怎知吐中售票员身旁的中年妇人,但是一直保持缄默的她立即下车,以最高声调,操著标准的普通话咒骂那些流氓,耳朵只闻北方粗口滚滚而来。

国内给游客的待遇分为几等级,第一等是从欧美来的外国人,服务员看见他们,本来是冷冰冰面孔骤然间笑咪咪、彬彬有礼。第二等是海外的华侨,第三等是港澳同胞,他们也分上、下两等,上等是旅行团来的游人,下等是背包客。

我们的旅程虽未完结,年假即将结束,倒也有点归心似箭。在京广火车窗边,车窗外的景色时新不同,壮丽的河山风貌江山如画,对中国日渐进步、有很多未来无限的憧憬啦!北京到广州的距离大约是2000公里多,在硬卧车厢里可以悠游自在,三日二夜也是难能可贵的假期享受,火车南下每穿越一个省,气温就越升高些,大地开始回春了,半个月背包行也只是走了数省,再见!再见!我还要说一声后会有期哩!回到香港第二天,要回到工作岗位。人在香港心在中国大陆,要过一段日子才能冲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