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草莓音乐节商业史大起底

草莓音乐节商业史大起底

发布时间:2016/4/5 16:38:41

“摩登天空”以音乐节知名,这一板块的收入已远超现为行业第二名的前辈。但音乐节并非这家公司的全部。

一颗摇滚的不仅仅是草莓

沈黎晖第一次见到张曼玉,听完她录的5、6首样歌后直接对她说:你签摩登吧! 尽管事后回想起来,他觉得这一切挺不可思议的。

沈黎晖看来,这样级别的明星还有这样好的音乐审美,刚好自己心气儿比较高,要不也不敢提这事儿,一切都是机缘巧合;在张曼玉看来,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2014年3月,“份摩登天空”以一个“不那么苛刻,但也不是非常小”的价格签下张曼玉,10天后对外公布,同时确认张曼玉将参加今年北京草莓音乐节第三天的演出。回想起来,沈黎晖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但可以确定的是,沈黎晖对这事儿看的特别透,只要有大牌参加门票肯定好卖就有票房。, 草莓传递的是春天、浪漫的气息,而不是一群愤怒的人用摇滚宣泄和寻找存在感。

摩登天空成立于的这家成立已经17年的公司,可以以10年为节点划分为两个阶段,前10年用沈黎晖的话讲:“在商业上是完全失败的”。

1997年,沈黎晖的成立的摩登天空初衷是为自己给沈黎晖组建的“清醒乐队”出唱片专辑的,后来陆续也签了些艺人,最早有新裤子、果味VC等。1998年摩登天空并推出同名有声(磁带)杂志,前几期被一抢而空。紧接着随着CD时代到来的迅速普及和盗版横行给沈带来沉重打击,过期杂志堆满了而迅速蔓延的盗版毒瘤让所有卡带和正版CD的出货量衰滞下来。

沈黎晖在北京平谷的四套房子里堆满过期杂志。在最困难的时候,房子全卖了,去收拾房子的时候还被邻居当成做从事盗版举报了。

最低谷的时候摩登天空欠债200多万元,公司只剩下两三个人。

沈黎晖把房子全卖了,乘公交、住公司,甚至把公司分一半租出去,还不得已做了为一些品牌商做些音乐顾问和活动执行的业务,Live’s的校园乐队比赛、摩托罗拉的电子音乐杂志,包括还和苹果联合推出一款以摩登天空命名的限量版iPod Shuffle。

2002年,沈黎晖在著名的瑞典胡尔茨弗雷德市大型摇滚音乐节上,找到了一直想要的的感觉。这座位于瑞典东南部的美丽城市有成片的原始森林,音乐节就在一片临近湖泊的草地上举行,。“整个音乐节就像一个大Party。,最奇怪的是竟然有个发廊在剪头发。”在这里沈黎晖找到了一直想要的用音乐来改变的感觉。“我觉得音乐节最重要的是把大家连接在一起的元素,最重要的是快乐,不是苦大仇深的垃圾筒。”

那时的摩登还无力举办一场音乐节,但1年后的Suede北京演唱会算是一次演习。2003年摩登天空和竹书文化联合承办2003Suede北京演唱会,这是Suede首次来华演出,这支世界顶级乐队在此次演出后不久就宣告解散,也让此次演唱会增加了许多传奇色彩。

草莓前传——摩登天空音乐节

4年后,当2006年公司财务状况逐渐好转,账面上有了100万元的盈余时,团队人数也恢复到十几个人。有一天沈黎晖对员工说:我们要做一个场音乐节。一个负责宣传的主管当场就辞职了——摩登此前完全没有做这种规模的活动的经验。

想法在2005年已经萌生,沈黎晖认为时机基本成熟了,但在对怎么做音乐节也完全没有概念的情况下,沈黎晖每天关注的问题甚至具体到一个灯箱怎么设计上,但对于如何维持现场秩序、如何查验假票这样的大事情却迟迟没有重视起来。

2007年10月,热情有增无减的沈终于如愿以偿。

一场音乐节的成败,关键在两个环节:一个是艺人,一个是钱。演出前三个月,美国当红摇滚乐队Yeah Yeah Yeahs 确认参加第一届摩登天空音乐节,极大无疑鼓舞给了团队极大的士气。当时国内的音乐节,无论MIDI迷笛、雪山等等,音乐节还都没有邀请国外大牌艺人的先例。

音乐节拼的是艺人和钱,沈邀请到了包括而这次成功邀请海外乐队的背后还有个滑稽的故事。

2006年一天,摩登天空的一位员工收到一封来自一个名叫Michael的美国人的邮件,要求来摩登天空免费工作三个月。简历显示,他有在美国各大唱片公司从事跟音乐有关的公关活动经历。沈黎晖摸不着头脑地望着同事说:那……就让来吧!一个星期后,Michae真的站在公司门口。Michal每天喝得醉醺醺,经常酒后闹事儿被打成青眼圈。他在摩登干了三个月的结果是忽悠沈黎晖在纽约成立了个办公室。后来沈黎晖才发现,当时包括日本、台湾在内的亚洲唱片公司都没有在纽约设立办公室的。“太不靠谱了!”沈黎晖大笑着说。

2007年摩登决定要做一场音乐节的时候,Michael就在联系了一圈美国的艺人,恰好Yeah Yeah Yeahs当时很渴望进入中国,于是就很快敲定了,算是被忽悠的意外收获,后来纽约办公室成了摩登和海外艺人保持密切联系的天线。国内的艺人则要邀请到新裤子、后海大鲨鱼、PK14、Joyside,港台的My Little Airport、陈珊妮,以及当年快乐男声冠军陈楚生在内的。总计超过120组艺人,阵容可谓豪华。

(i黑马注——沈黎晖说:国内没有任何一个音乐节主办方像“摩登”在节目单上花这么多时间,它们都是谁有号召力请谁。我们会为了明年的节目单提前签艺人。 我们每年都试图在内容上差异化,然后为了新的内容签艺人,而不只是为音乐节。最近突然火起来的“万能青年旅店”乐队,就在第一届摩登天空音乐节的演出名单里。)

当时摩登的账上有100多万元现金,沈黎晖给做杂志时积累下来当年打过交道的品牌商打了一圈电话拉赞助,最终摩托罗拉和Levi’sLive’s赞助了100万元。,加上供应商账期谈判,基本保证了音乐节的现金流有了保证。

音乐节前一天下午,Yeah Yeah Yeahs到达北京,沈打车去接机。夕阳的余晖洒进车里,想到这一切就要发生了,沈的眼泪瞬间流下来。后来,沈黎晖他曾在多个场合重复提及这个在他心头挥之不去的经典画面这一自我感动的时刻。

音乐节在海淀公园当天开幕了,沈黎晖惊奇发现居然冒出很多黄牛和假票贩子,“不知道为什么第一年就有这么多人盯上我们,有人拿着一看就是翻印的门票,还有农民工模样的人挂着K14的演出证。”甚至演出人员的换证的帐篷里,100多张演出证被人一把抢走跑了。”,对讲机里乱成一片,所有人都在嘶吼。沈黎晖坐在指挥中心一个角落,把对讲机一关,“我觉得特别疲惫。”直到音乐响起那一刻,一切才真正拉开序幕。

第三天下午,开始大暴雨如注。重塑(重塑雕像的权利乐队)前面的演出已经结束一个小时过去了,Yeah Yeah Yeahs迟迟不肯上场。不得已请DJ杨悦上场安抚大家,几千人一片嘘声,一边喊“下去”一边往台上扔东西在骚动。

暴雨持续下个不停,沈黎晖沿着一条半封闭的路跑到距离舞台100多米的艺人休息室。到了休息室一看人没了,沈黎晖大脑一片空白,机械地往回跑,跑到一半这时音乐声突然响起,现场瞬间沸腾了。

扬声器传出来主唱的声音:我们要感谢这个人——沈黎晖……

“这是第一届摩登天空音乐节,乱七八糟的音乐节,也是最绚的一场音乐节。”沈说。Yeah Yeah Yeahs在暴雨中谢幕的场景至今还时常被当时在场的乐迷们提起。最近万能青年旅社突然火起来了,沈黎晖发现第一届摩登天空音乐节的演出名单里就有他们的名字,当时还被排在正中午一个很偏的舞台上。

第一届这次音乐节最终亏损100万元,摩登的账面现金瞬间清零,但沈黎晖亏的很爽,看到了这个市场强烈的需求信。

(i黑马注——沈黎晖说:总体来讲,我觉得其他竞争对手没有冒险精神,他们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我们的做法基本上是我有多少钱就要把它全花掉,我们在不断挑战自己,假如去年是1000万元投资,今年就会变成1500万、明年2000万,逐步给自己加码。很多音乐节几年投资都没变,因为它要算票房多少、赞助多少、最终赚多少。我们不是,去年投1000万、收入1000万,那么我今年投1500万会发生什么?北京“草莓”赚了钱,收入已经达到几千万元,但是我们并不想把这个钱放在兜里,我们去开成都站、深圳站,开拓新的市场。我们到一些新的城市,可以说是百分之百投资,迷笛比较保守,必须要找到一个买单的人。我们的投资最少也是50/50,把财务完全透明给对方,所以‘草莓’才能在每个地方扎根很深。)

第二年“的音乐节沈黎晖用“幸福”两个字来形容,这一年是北京奥运会,爱国情绪空前高涨,气氛一片祥和。沈黎晖很明智地主打起国货的概念,一个海外艺人也没请。

那一年新裤子的新专辑《龙虎人丹》正是国货风的标志性信号;沉寂多年的何勇、张楚重又站在海淀公园的舞台上唱起了《姐姐》。

“还有件事情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第一届摩登音乐节有很多鸡冠头、,满身铁钉子的摇滚青年,;第二年的时候漂亮姑娘特别多,我都惊了,这些人平常在哪儿?倍儿美那种。”

草莓音乐节

在我心中在我心中最迷人的LUCIA

我要为你我要为你尽情的歌唱

田野中间田野中间开满白色的野花

春天来了草莓红了映着那蓝天

——《永远的一天》

2008年冬天,通州运河公园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摩登天空,说有一块儿场地希望他们去看看,他不知道这是命运在招手。沈黎晖觉得这地太远了,后来对方三番五次打电话,沈就答应去看看。

当他站在了那个绿油油的大草坡上,”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地方”。于是沈黎晖决定在次年“五一”的时候,做一个新的音乐节。

在距离公司不远的一个胡同里,沈黎晖和两个同事在一个小饭馆里他们开始讨论新的音乐节应该叫什么名字。“我们就想,在北京的一个大草坡坪上,特别春天的感觉,显然应该是一个挺小清新的音乐节,但它离城市有点距离,也希望它也稍微有点儿‘野’的感觉。“

当有人随口说出“草莓”时,这成为中国文化流行符号的名就被注定了。为了和摩登音乐节比较酷的气质区分开来,草莓请了很多像老狼、曹芳这样比较文艺的音乐人。

2009年5月1日号,第一届北京草莓音乐节如期举行。

当时,北京暴雨。沈黎晖心里不断念叨”完了完了“。现场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第一个乐队唱完第一首歌,天空突然就晴了,台下的人欢呼起来。这时远远的山坡上渐渐出现了一些人,披着英伦风格的国旗、拿着气球的乐迷们才陆续进场。第一次就有很多人带着各种含有草莓元素的配饰,还有乐迷用一块长十几米长的布做成的巨幅海报铺在草地上,上面印着一个草莓火箭——音乐节的logo。

那一次,沈黎晖隐隐感觉到,“草莓”可能会做得的很大。

2010一年后,草莓音乐节登陆西安,随后进入上海、镇江、武汉、广州、长春等地。沈的草莓种子正在迅速繁殖。

2013年,摩登天空在音乐节板块的业务收入达到6000万元,远超是行业第二梯队名,是”前辈“音乐节收入规模的近10倍。其中,“草莓”收入占比60%。

2014今年,摩登天空计划在公布了首批10个城市,到年底完成10~15个城市举办草莓音乐节。明年会翻到20个,最终做到30个城市。沈黎晖目前已经停止扩张,开始精耕细作这三十个草莓。与此同时,摩登天空开始还在收购各种区域性小的音乐节,其中包括西安的“张冠李戴”音乐节、昆明的“五百里城市”音乐节,以及“影响城市之声”——这是一个会展、博览会、会议加加现场音乐的音乐节。

(i黑马注——沈黎晖说:北京、上海草莓音乐节在商业上已经成熟,利润率最好的时候可以达到30%。但现场演出利润很不稳定,有点像电影行业,20%赚钱,80%不赚钱或亏损。我们并没有将收购来的音乐节消化吸收进草莓。音乐节必须要保证多样性,未来肯定是朝着更细分的方向发展。)

沈黎晖估计,2014年全国音乐节的数量约为100~150个,平均收入400万元。“日本的Summer Sonic音乐节单场收入4.5亿人民币,门票就占95%。”沈黎晖对“草莓”寄望甚殷。

(i黑马注——沈黎晖说:有人说我们会不会垄断音乐节,根本不可能。艺人哪儿都可以去,即便是签了约,合约到期也不能保证续约。其实我们是有生存恐惧症的,今天我们(在音乐节领域)大约20%的占有率,但未来要面对的是一个竞争更加激烈的生存环境,能保持这个份额就不错了。所以去年开始我们大量签艺人、大量开新站。现在其他竞争对手跟我们差很多倍,导致我们在国内已经没有参照物了,但将来做到几十个亿的时候,竞争对手会变成互联网公司、房地产公司、品牌公司、国际巨头……国际巨头已经在中国试水了,例如全球最大的现场音乐公司Live Nation就承办过乐谷音乐节;日本的Summer Sonic音乐节去年在上海举办了上海Sonic。二者都不成功,上海Sonic简直可以说是惨败,现在不成功不意味着将来不成功。)

“草莓”成了摩登天空的品牌,但音乐节远非这家公司的全部,它的收入只占全部的一半。它涉及的业务还有经纪、剧场演出、演唱会、版权交易等。“音乐节从来不是独立的事情,”沈对i黑马&《创业家》说:“‘摩登’在音乐领域是一个全产业链的公司,所有的业务都基于深耕音乐来展开。现在,音乐领域之外,我们希望变成一个消费类公司,包括我们在做的Live House(集现场演出、酒吧、自主品牌零售等为一体的娱乐休闲体,类似798的尤伦斯)这种跟生活方式有关的事情。”

“日本的Summer Sonic音乐节单场收入4.5亿人民币,门票收入占95%。”沈黎晖言谈中无不带着向往,一颗超级草莓正在快速膨胀。

沈黎晖预测2014年全国音乐节的数量约为100~150个,盘子不超过10亿元。新的地方性音乐节还会出现,并且逐渐呈现细分化的趋势。

沈黎晖独家口述:草莓的成功逻辑

总体来讲,我觉得他们没有冒险精神,他们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

我们做法基本上是我有多少钱就要把它全花掉,我希望这个事做对,尤其到现在这个阶段,草莓规模越做越大,我们到一些新的城市,我们完全可以说是百分之百投资,迷笛必须要找到一个买单的人。我们最少是55%的投资,把财务完全透明给对方,所以草莓才能在每个地方扎根很深。

审美性:首先我觉得摩登成功之处还在审美性,呈现的还是整套的审美,从艺人的选择到视觉,反过来说摩登,如果只能音乐来说,摩登是唱片公司,音乐公司起家,第一个音乐节的时候,这个公司十年做了第一个音乐节,没有任何一个音乐节主办方像摩登花在艺人更多的时间,因为他们都是谁火谁有号召力请谁,摩登花的时间和精力在节目单最长时间,他为了这个节目单可能明年要变成什么样的节目单,他可能提前签艺人,所以他的逻辑有时候是反的。

深耕内容:我们每年都试图在内容上的差异化,然后为了新的内容签艺人。他不是为音乐节签艺人,而是为了摩登天空签艺人,你会发现去年底到今年我们签了很多艺人,这有点像足球俱乐部买进很多球员,你需要个前锋还是需要后卫,根据内容签不同风格的艺人。其他音乐节不会这样,因为他们不是经纪公司。所以我们在艺人的时间表和艺人年度规划当中,我们是整体考虑的,显然我们花在音乐上的时间比任何人更多、更深入。


自我挑战:我们在不断挑战自己,举例讲,假如去年是一千万投资,今年就会变成一千五百万、明年两千万,逐步给自己加码。很多音乐节几年投资都没变,今年是四百万,明年还是四百万,因为他要算票房多少、赞助多少,最终赚多少。摩登不是,摩登会说现在手里有多少现金,去年投一千万、收入一千万,那么我今年我投一千五百万会发生什么?北京草莓赚了钱,或者说收入已经达到几千万的体量,但是我们并不想把这个钱放在兜里,我们去开成都站、深圳站,我们是要开拓新的市场。现在其他竞争对手跟我们差很多倍,导致我们在国内已经没有参照物了,在这种前提下我们只能自己跟自己,就好比我们要请这么多国外大牌艺人,要求音乐节提高一个档次,考验你的接待能力和硬体水准。今年草莓的主舞台是用K1,是全世界最顶级的音响。现在慢慢慢慢已经到这样的阶段,当你作为一个行业领先的公司,还敢于挑战自己的话,距离才会拉得开。

我们的时间表是两三年之内,让草莓成为真正国际一线的音乐节。一线有很多标准,包括硬体、艺人级别、收入规模等,都必须要符合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