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陕西的“华山”与安徽的“华山”

陕西的“华山”与安徽的“华山”

发布时间:2016/4/5 17:09:01


  在中国,不只陕西有座华山,安徽也有座华山。“褒禅山亦谓之华山”,这是著名文学家王安石的名篇《游褒禅山记》的第一句话,凡是读过此文的人都知道,安徽也有座以“华”字命名的山。据王安石当时的考证,安徽的华山,这一名称在先,褒禅山这一名称在后。“唐浮图慧褒始舍于其址,而卒葬之,以故其后名曰褒禅。今所谓慧空禅院者,褒之庐冢也。距其院东五里,所谓华阳洞者,以其乃华山之阳名之也。距洞百余步,有碑仆道,其文漫灭,独其为文犹可识‘花山’。今言‘华’如‘华实’之‘华’者,盖音谬也。”由此可知,陕西的“华山”和安徽的那座“华山”的“华”字,字同、义同,音却不同,一读“华”(huà)山,就知道这是陕西的华山,一读“华”(huā)山,就知道这是指安徽的那座华山。这就是细微之处显区别,一个声调之差异,分出了两座山。

  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通过记游,阐述了两个精辟见解:一是“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启迪后人,探讨学问、建功立业,要有百折不回的精神;一是从所见仆碑引发议论,认为由于古书之不存,文献资料之不足,所以学者研究学问,必须“深思而慎取”,决不能随心所欲,以讹传讹。褒禅山,位于今安徽省含山县北。安徽三国时属东吴,南北朝时期属南朝。这使笔者不由地联想到南朝时期的两首民歌,一首是脍炙人口的《孔雀东南飞》,一首是《华山畿》。《孔雀东南飞》即《焦仲卿妻》,描写了一对相濡以沫的年轻夫妇,由于家长粗暴干涉他们的婚姻生活,最终酿出了人间悲剧,一个“揽裙脱丝履,举身赴清池”,一个“徘徊庭树下,自挂东南枝”。最后“两家求合葬,合葬华山傍。”这个“华山”自然不是陕西的那座“华山”,而是现在安徽的“华山”。因为焦仲卿和刘兰芝是汉末建安中庐江府人。有学者认为这两句诗经后人润色,借用南朝乐府《华山畿》传说中的地名来象征至死不渝的爱情。《华山畿》(《乐府诗集 清商曲辞三 华山畿》)乃乐府吴声歌曲名。这是一首令人的性灵摇荡的民歌,它描绘了流传民间的一段奇异神话,即华山(华山,在今江苏句容市北)附近一对青年男女的殉情悲剧。相传南朝宋少帝时,南徐一士子,从华山畿(畿,山边)往云阳。见客舍有女子年十八九,悦之无因,遂感心疾而死。及葬日,车过华山,比至女门,牛不肯前,打拍不动。女乃妆点沐浴而出,歌曰:“华山畿,君既为侬死,独活为谁施?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棺应声开,女纵身入棺而死,乃合葬,名为“神女冢”。这两则故事到底有没有因果关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两则爱情故事与华山沾上了边,华山成了青年男女向往的爱情山。

  至于陕西的华山,是座什么山呢?有人说是一座神山,我不知道它神在何处?但我却知道陕西华山与几个神话故事有关,一个是神话故事《宝莲灯》,厌烦了天廷寂寞生活的三圣母私自下凡,与民间凡夫俗子婚配,并生一子叫沉香。三圣母的弟弟、沉香的舅舅杨戬闻后,恼羞成怒,狠心把自己的姐姐三圣母压在陕西的华山下。陕西华山古称惇物山,很高、很重,杨戬就是要让三圣母永世不能翻身。后来,沉香修炼成功,用斧斤劈开了华山,解救了自己的母亲。陕西华山现有“沉香劈山救母处”遗迹可以作证;另一个就是秦穆公时期《萧史和弄玉》的故事,萧史和弄玉因吹箫相识,因吹箫相爱相恋,后来得道成仙,羽化而升天,据说他们升天的地点就在陕西华山。今华山有“玉女峰”、“玉女洗头池”等遗迹,供游人观光;还有,宋太祖赵匡胤与陈抟老祖博奕,最后把华山输给了陈抟老祖,从此,陕西华山就成了道家之圣地。

  两座华山都与爱情有关,而且这种爱情是那样真挚和纯洁,令人回味和敬仰。因此,无论陕西的华山,还是安徽的华山,他们的文化内含都体现了人生的主题之一——爱情,于是,也就成为一对又一对情侣海誓山盟的圣地。安徽的那座华山,我没有朝拜过,而陕西的华山,我早在十年前有幸朝拜过,一旦走进南天门,就看见斗折蛇行的铁索上锁着成千上万、数也数不清的连心锁,大的、小的、铜的、铁的,让人目不暇接。随着徐徐山风的吹拂,系在锁上的红丝带,宛如烈焰,让人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