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南岳衡山四季之韵

南岳衡山四季之韵

发布时间:2016/4/6 17:21:12
南岳衡山之秋观日出
黄达  

    在南岳祝融峰顶的观日台,我们参加省总工会“工人作家”南岳笔会的三十多位同志,夹杂在数以千计的 “观日”队伍里。大家都朝觐般地伸长脖子盯着渐渐由深蓝变浅蓝、由灰变黄的东边天空,等待太阳的诞生。
    在太阳的孕育过程里,“舞文弄墨”的我们也没闲着,我们在这里上演着我们自己的“文化盛宴”:向知音谈论着自己的作品,还如火如荼、巧出匠心地对着对联。
    也有人对我们的文学活动不感兴趣,他们用爬山走夜路照明的手电筒乱射,射山谷,射涧水,射古木,手电筒的光芒就像一柄柄的神奇长剑,射黑夜,魑魅魍魉落荒逃离,射苍穹,搭一座天桥,让太阳的来路更坦途……
    他们的行为也没影响我们的“文学座谈会”, 说起来我们的“座谈会”是在延续刚才登攀南岳山的“走谈会”,我们爬山爬到半山腰的邺侯书院时,一位文学同道者说:“为助诸位雅兴,我出个对子请大家对,‘南岳峰,峰上枫,风吹枫动峰不动。’”
    有点意思。我们都兴奋地陷入了沉思,想了十来分钟,有文友对上了一条:“湘江船,船载钱,水推船走钱不走。”有人就对他的下联作点评:“嗯,名词对名词,动 词对动词,倒都是对上了,只是船和钱的音不在一个韵脚。”我也补充了一句:“在对子里谈钱,对铜臭有向往的意愿,那就俗了,对对联追求的是高雅,高山流 水。”他不断地点头:“我这是抛砖引玉,希望你们阳春白雪。”文友们个个满腹经纶。有人对:“钱塘桥,桥下潮,水退潮落桥不落。”掌声骤起。还有人思绪漂 洋过海出了国,想到了寒冷的北极圈,“北极冰,冰岛兵,雪降兵营冰裹兵。”自然又是喝彩声。
    就这样,我们对着对联走过了铁佛寺,走过了祖师殿,走过了南天门,一直爬到了山顶,我们仍意犹未尽,快到观日台时,我对了一条自认为还不错的下联,因为它“与时俱进”,“高速路,路旁露,夜凉露凝路不凝”。……
    刚才我们爬山时讲着李白杜甫写给南岳的诗句,讲着“南岳悟禅”,讲着“一寺观一特色”不感到冷,现在坐在观日台裹紧身上的衣物,还忍不住搓手跺脚御寒。有人 深有感触地说:“尝到了寒冷的滋味,就更渴望阳光的温暖。”有人就用充满哲理的话说:“人要吃苦要挨冻,才能迎接到生命中的那轮阳光。”
    有些人冷得受不了,就到观日台旁的招待所里去租棉衣。
    大家都虔诚地等待日出。今宵无眠。
    东边的天空上出现朦胧的有颜色的云片,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也在慢慢地变化着,先是一线浅红色的光,接着就化作了绛紫红色,后来就越来越红,越来越鲜艳,接下 来云儿镶上了金边,这就是被人们所俗称的“五彩朝霞”,朝霞的疆土越来越大,不多久,它就扩张到了整个天空;东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轮优雅的弯弧大红,她 像一位情窦初开的少女,害羞地偷窥心上人,脸涨得通红。  
    即将问世的太阳变成了半圆形的金轮。天空静了,大地静了,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像怕吓着了刚要出生的新生命;又像是等待太阳的初吻。
    最最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来到,露出半边脸的太阳停顿了一下,突然使出吃奶的劲儿往上一跃,脸盘般大的太阳就从漫天的红霞里跳了出来,接着耀眼的光芒四射,群峰尽染,大地一片光明。
    大家情不自禁欢喜雀跃,观日出的我们觉得自己也就像一轮太阳。我们要做太阳,就要对这个社会敢于担当,肩负一份责任,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有份热发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