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南岳衡山:五岳中唯一佛道共生的圣山

南岳衡山:五岳中唯一佛道共生的圣山

发布时间:2016/4/6 17:29:58

佛教与道教在中国存在已经近两千年,但在在这两千年中,佛与道之间的竞争并没有消停,也可以说是从来就没消停过。

 

汉代以前,中国已有修仙问道之士,但并没有形成道教组织,也没有道教的宫观,而此时佛教尚未传入。自东汉而下,佛从西来,这些道士也组织和团结起来,形成了自己的教会组织,也渐渐开始修建少量的宫观。西晋时,道教流传《老子化胡经》,记述老子入天竺变化为佛陀,教胡人为佛教之事。“胡”指的就是释迦牟尼。后来,这本经书成了道教徒的依据,借此说明道教地位高于佛教。不过佛教僧徒为了打压道教,也造作了的不少经典,贬低老子、孔子、庄子。东晋和尚支遁,在《释迦文佛像赞序》中说:“昔周姬之末,有大圣号佛;……络聘周以曾玄。”这就是说佛不但是老子的师父,而且还是他的“太爷”辈,老子和庄子都是佛的“曾孙”和“玄孙”,连当弟子的资格都不够。

 

南北朝时期仙家仿效佛家寺庵的形式,宫观兴起,佛道之争在这一时期到了白热化,后来北魏太武帝和北周武帝的两次大规模的灭佛事件,使道家这一时期占了上风。

 

唐代,也有过两次大规模的佛道之争,一次是唐太宗下诏先道后释,佛教徒法琳和道士秦世英等力争,几被杀身,以善变获释,流放蜀中。直到公元691年,武则天借助佛教登基,佛教才借皇权为自己增色添光。第二次佛道之争发生于唐代宗时,争论的主角就是广德寺开山鼻祖克幽禅师。大历9年,克幽禅师奉诏入京与著名道士史华辩义。

 

到了元代,一些佛教徒抓住元代统治者是“胡人”的心理,提出《老子化胡经》的真伪这一敏感问题。元世祖忽必烈至元年间,朝廷还三次组织佛道辩论《化胡经》的真伪。然而辩论的结果是道家败下阵来,元宪宗五年(1255年),宪宗裁决:《化胡经》为伪书,《化胡经》连同刻版一起被焚毁。宪宗皇帝还颁旨,焚毁45部道经印版。两年后又烧了一批。由此,宪宗、世祖三次焚毁道经,《至元辨伪录》卷2开列了下令禁断的39部重要道经,其中被焚毁纯阳万寿宫所存《大元玄都宝藏》经版,是道家十分重要的经典,此次焚书事件对道教文献造成了巨大损失。

 

清朝皇帝大多信奉佛教,这里我们比较熟知的有顺治帝出家,还有雍正帝好佛的故事,所以清朝时期道家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20世纪中期,中国的一场浩劫,使佛教和道教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佛教与道教作为一种组织名存实亡,浩劫之后可以说佛教与道教都是从零开始,不过即便这样佛教和道教的争斗直到现在还没有终结。

 

2009年广东罗浮山接来释迦牟尼的舍利子,并作了很大的宣传。可罗浮山乃道教圣地之一,十大洞天居其一,至此佛道对名山圣地之争也就悄然上演了。四川北部西盟山本有一宫观,现在重建时却被建成了寺庵;渝东地区云台宫观毁弃后重建,可摇身一变成了云台寺;重庆北碚绍龙寺重建后却更名为绍龙观。现在佛教从印度和东南亚寻求外援,扩大影响;道教虽为中国本土宗教,但也积极向海外发展,现在大陆道教正在与香港、台湾的道教联系合作。

 

看来佛道之争直到今天也并没有停止,不过中国却有这么一个地方,在那里既有佛教的寺庵,又有道家的宫观,佛教与道教在这里和谐的共生,这个奇怪的地方便是著名的五岳之一——南岳衡山。

 

衡山在湖南中部衡山县,为中国五岳之南岳。南宋陈田夫《南岳总胜集》卷上引《湘中记》说道:“衡山,朱陵之灵台,太虚之宝洞,上承轸宿,铨德钧物,应度玑衡,故名衡山。下踞离宫,摄位火乡,赤帝馆其岭,祝融宅其阳,故曰南岳。”又引《述异记》中提到:“南岳者盘古之左臂,至汉武南巡,以南岳辽远,乃徙其祭于庐江。”清人陆增祥《八琼室金石补正》卷五十六中说道:“汉武以潜之天柱山为南岳,北周以慈利之天门山为南岳,至唐贞观中,始定祀衡山于衡州。”这里我们基本清楚了南岳衡山名称的由来。衡山古名还称作寿岳。据《星经》所载,南岳衡山是对应星宿28宿之轸星,轸星乃主管人间苍生寿命。相传神农氏曾来此采百药,因尝线虫中毒而仙逝于降真峰上。衡山有七十二座峰,以祝融﹑紫盖﹑芙蓉﹑石廪﹑天柱五峰为著,祝融为群峰之冠。

 

 

道家最早进入南岳的道人,相传为东汉末期张道陵。他自天目山游南岳,谒青玉坛、光天坛,礼祝融祠。其后则为皮元与王谷神。南宋陈田夫《南岳总胜集》载:“皮元与王谷神同居南岳的去龙峰栖真观,胎息还元,数年成道。晋武帝司马炎封王谷神为太微先生,皮元为太素先生。”汉至魏晋,道家热衷于焙炼丹药,以求长生不老。今南岳紫盖峰下弥陀寺废址右侧的巨石上刻有《还丹赋》,该赋对炼丹之道作了许多阐述,即系魏晋时期道家的手笔。道家南来,炼丹技术及其药学固然深有影响,但道家思想、文化,在人们中影响却更为深远。

 

 

在道教中,南岳是道教洞天福地,这里有道教三十六洞天之第三洞天——朱陵洞天,有道教七十二福地之青玉坛福地、光天坛福地、洞灵源福地。道教以衡山为神仙洞府所在地,是道士修行理想之地。衡山的黄庭观,传为晋天师道女祭酒魏华存修道处。上清宫乃晋道士徐灵期修行处。降真观,旧名白云庵,乃唐司马承祯修道处。九真观西有白云先生(司马承祯)药岩。五代道士聂师道亦修道於此。道教从西晋起进入衡山,到了两晋南北朝时已有相当大的发展。唐末李冲昭《南岳小录》所记衡山曾有“前代九真人”,即此时期在南岳修道的九位著名道士。其文道:“陈真人兴明,居元阳宫,晋武帝太始元年(265)三月一日上升。胡浮先生姓施名存,居洞门观,西峰构虚阁,晋惠帝永康九年四月上升。尹真人道全,居岳观溪,晋怀帝元嘉元年(307)正月九日上升。徐真人灵期,居上清宫,宋元徽二年(474)九月九日上升。陈真人惠度,居古玉清宫,齐武帝永明二年(484)五月十三日上升。张真人昙要,居招仙观,齐延兴元年(494)七月三日上升。张真人始轸,居九仙宫,梁天监三年(504)七月十三日上升。王真人灵舆,居中宫,梁天监十一年(512)七月十三日上升。邓真人郁之,字玄寂,居洞门观,梁天监十年(511)十二月三十日上升。”后世道教称以上九道士为“南岳九真人”,北宋廖先为作《南岳九真人传》,现存《道藏》第六册。除以上九人外,此期居南岳之著名道士还有很多。南朝宋初道士刘凝之,字志安,南郡枝江人,“居衡山之阳,采药服食,受天师化民之道”。褚伯玉,字元璩,吴郡钱塘人也,隐南岳瀑布山等等。

 

唐初,因司马承祯言,遂于五岳各建真君祠,南岳神则封为司天王,遣官奉祀。这就是道家的神通。据李元度《南岳志》资料,南岳道观,自晋初即有栖真观、南岳观,以后各代多有兴建,唐代最盛,多至28所。红墙碧瓦,绿树浓荫,名山小筑,风物极佳。道观多,道众也多。南岳历史上最著名的道士,在南北朝期间有徐灵期、邓郁之、张昙要等。在唐代,道士司马祯及其弟子薛季昌、王仙峤与后来的邓紫阳等人被封为天师。司马承祯被赐号白云先生。其后,道士张太虚又被赐号元和先生。道士刘元靖赐号广成先生并敕授银青光禄大夫,充崇元馆大学士,加紫绶,铸印置吏,是南岳第一个实授三品职官的道士。优诏频颁,大吏踵至,道流势力因官家的支持而日益兴盛,唐时已达到了顶点。而道家文化也就更相应地渗入到各个领域。

 

此时,文人与道家往来唱和,也构成南岳道教文化的一大特点。旧志载,唐守诗人、名士与道家有交往的颇多。如唐德宰相李泌,早年隐居南岳时曾师事道士张太虚,唐敬宗时吏部侍郎赵橹则为刘元靖撰《广成先生传》,太子少傅卢又撰《广成先生石室铭》。韩愈则为南岳道士轩辕弥明《石鼎联句诗》作序。唐诗人储光羲、崔涂、张乔、鲍溶、李群玉、王元等诗人均有诗寄南岳道人或道观。而道士中不少文化教养较高,玄学修养较深的人,亦纷纷著书立说,如南北朝刘宋时徐灵期即著有《衡山记》,是第一部纪述南岳的专著。其后唐末道士李冲昭著《南岳小录》,宋·陈田夫著《南岳总胜集》,明·李常庚撰《琐碎录》。他们的著述,对南岳的道教文化的考述,均有重要作用和价值。

 

由此可见,南岳衡山在中国道教中的地位是十分重要的,可在这样一个宫观林立的圣山,佛教的寺庵也随处可见,令人颇感意外和稀奇。

 

 

佛教文化进入南岳比道家约迟两百多年,最早到达南岳的惠海、希遁,于南北朝时期梁天监年间,来到南岳。随后慧思和尚于陈光大二年来到楠岳。慧思和尚传弟子智,以后传至章安灌顶,法华天宫,荆溪湛然,形成天台宗(亦名法华宗)。南岳慧思,被尊为天台三祖,智为四祖。此宗学说,远传日本,流布甚广。南禅六祖惠能,则于广东曹溪传法,衍为来南岳的佛家最重要宗派。

 

衡山自古就是佛教名山之一,这里寺院遍布、名僧会集、是万千信徒朝拜的佛教圣地。衡山目前有佛教寺庵约有百余所。据史载,衡山最早的寺院建于晋代,多数建于南朝、唐及五代,宋以后新建的寺院已为数不多。建于晋代的寺院主要有法轮禅寺、会善寺。

 

法轮禅寺,位于岣嵝峰,晋咸和年间修建,号云龙寺。隋大业末年,高僧大明居之。至唐末迁移山下。五代时楚马殷更名为金轮寺。宋太平兴国中,太宗赐“法轮寺”额匾。这里“环寺杉松数万,每至风激,林响声若海涛”,诗云: “茂 林深似海,古刹湛如渊”。寺旁有普客泉、道人亭。

 

会善寺,在会善峰,建于晋咸和年间, 时称重理寺。相传为十八高僧禅会之所。据唐朝沙门惠日所撰《十八高僧传》,十八高僧指惠思、惠海、智颖、大善、僧照、惠成、大明、惠勇、惠稠、惠诚、惠智、善优、昙楷、义本、义颢、悟实、道伦、智明。建于南朝的寺院很多,其中有南台禅寺、福严禅寺、方广寺。

 

 

唐天宝初,希迁禅师见此地有石状如台,乃居其上,传授慧能南宗禅法,影响甚广,学者日众,随后那修建南台禅寺。该寺亦成为南方禅宗第一大道场,亦为禅宗曹洞、云门、法眼三家的祖庭。希迁墓尚在,所著《参同契》刻石立于寺内。 宋代石曼卿书“释迦文佛”四字在寺前石崖上。寺周环境极佳,有诗吟道:“烟萝深处南台寺 ,景象观来地最高。拨土谁开诸洞上,层楼人架 半崖牢。石桥过处数千仞,松径行时几万遭。到此心生清净外,峰头闲看戏猿猱”。后经历代重修,现寺为清光绪年间所建。据说,日本僧六休,为唐僧希迁四十二代孙。日本佛教曹洞宗追认南台寺为祖庭。实际上,南台寺同为禅宗曹洞、云门、法眼三家的祖庭。

 

 

福严禅寺,被称为岳中禅刹第一。陈太初 中,法华宗先驱者惠思和尚自大苏山领众来此建立道场,因修《法华》、《般若》,故寺称 般若寺。唐代南宗禅奠基人之一怀让禅师也曾结庵于此,为七祖道场。寺东北有磨镜 台,相传,怀让曾在此以磨砖方式启发道一,使 之“决然开悟”。这里古木参天、浓阴蔽地。怀让墓在台后,有唐碑“最胜轮塔”四字,传 为裴休所书。寺周景致极多,有虎跑泉、马祖庵、三生塔(慧思墓)、七宝塔、坚固塔、玄泰 塔、兜率桥等。风景极佳,有诗吟道:“掷笔峰高处,鳞排殿数层。有名千古寺,无念十方 僧。云出松窗侧,苔粘石砌棱。正酬君禄切,难此继南能”。宋绍兴年间被焚毁,虽经修复 ,规模已远不及前。现寺内有大雄宝殿、藏经阁、斋堂、禅堂等建筑。寺内石柱上有一对联 :“福严为南山第一古刹”、“般若是老祖不二法门”。除佛教殿堂之外,寺内又有岳神殿 ,属儒家神殿,寺兼儒、佛,可谓特色。福严寺在南岳佛寺中占有重要地位。

 

方广寺,在莲花峰,梁天监初,僧希遁结庵山上,为南岳十八高僧惠海和尚的道场。唐代,李白曾到此一游,留有《咏方广诗》:“圣寺闲栖睡 眼醒,此时何处最幽清。满窗明月天风 静,玉磬时闻一两声。”描绘出山中古刹的幽深和闲适。方广寺之深为衡山一绝。宋元丰中 ,山洪暴发,移寺于峰下。明再修缮。寺有正殿和祖师殿,侧有二贤祠,西有惠海和尚补衲 台、洗衲台,附近还有石涧潭、黄沙潭、黑龙潭等景观。云峰寺,后倚云密峰,前临禹溪, 建于梁天监年间,高僧法磴,曾在此聚徒讲道。有会圣阁、齐云阁、养亭、清照亭、松风亭 、观音泉、梦应泉,风景极佳,正如诗云:“绀宫清绝占奇峰,迥在朱陵宝界东,赏遍禅 林归驭晚,禹溪斜日照丹枫”。

 

看来,佛教文化也是南岳衡山宗教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南岳衡山为中国佛教,特别是禅宗的发展起着主导和推动作用。不过在衡山上有关佛与道之间而更为有趣的事,那就要说说衡山上的那座南岳大庙了。

 

南岳大庙位于南岳古镇,是中国南方和五岳中最大的古建筑群,有“江南第一庙”、“南国故宫”之称。据《南岳志》记载,唐初始建司天霍王庙,开元十三年(725)建南岳真君祠,宋代大中祥符五年(1012)建造后殿,后屡经重建与扩修,规模渐大。现存建筑有棂星门、盘龙亭、正川门、御碑亭、嘉应门、御书楼、正殿、寝宫、后门、东便门、西便门、四角楼等,占地面积达l98,000平方米,与山东泰安岱庙、河南登封中岳庙并称于世,是五岳岳庙中规模最大、总体布局最完整的古建筑之一。主体建筑正殿,亦称大殿,为清代光绪八年(1882)重建,重檐歇山顶,高22米,面宽七间,殿内外共有石柱七十二根,象征衡山七十二峰,柱头木雕斗拱,檐下镂雕极为精美,台基四周栏板浮雕花鸟、走兽等图案。嘉应门、御碑亭、寝宫等建筑中还保存有宋、明时代的建筑构件,是研究我国古代建筑艺术的重要实物,具有较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庙内,东侧有8个道观,西侧有8个佛寺,以示南岳佛道平等并存。南岳大庙是佛教、道教和儒教三教并存的寺庙。道教八观、佛教八寺和御书楼等建筑代表了三教合一的性质。

 

原来,一座大庙里既供着菩萨,又摆着道仙,想来真是够乱套的,想必这样的情景也只有在南岳横上才得一见。

 

佛道共存,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内容,佛道融合也构成了南岳衡山的一个文化特色,南岳衡山也成了五岳之中,唯一一座佛教和道教共存的名山。想来佛道之争绵延千年,南岳衡山终于成了这两家可消停的地方。而他们两家能在当前的和谐社会下找到和谐,也可谓,美哉、妙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