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父亲猥亵16岁亲生女儿受审 女儿称不想看见他

父亲猥亵16岁亲生女儿受审 女儿称不想看见他

发布时间:2016/3/26 0:52:53


兽父被控猥亵儿童罪强制猥亵罪 小梅不愿见他昨未出现


为满足自己的兽欲,父亲竟将淫手伸向未成年的亲生女儿身上!今年8月,广州日报独家报道了该恶性事件后,16岁的女儿终于成功被解救出来。昨日,涉案父亲易某桥被控猥亵儿童罪、强制猥亵罪两罪在广州市白云区法院过堂受审。因该案涉及未成年人和个人隐私,根据法律规定,法院依法不公开审理。据了解,受害人小梅(化名)因不想见到父亲没有到庭听审。法院将择日进行宣判。


文/广州日报记者章程 通讯员周琨


今年8月3日深夜,16岁少女小梅被父亲易某桥在白云区萧岗当街暴打,引发市民围观。经广州日报记者介入后发现,小梅表面上被打是因为在发廊吃了一块鸭脖,实际上,真相并非如此。小梅告诉记者,她是被亲生父亲猥亵了多年,大概在十三四岁,父亲易某桥就开始对她动手动脚,她曾被要求与父亲同睡在一张床上,如果不服从就会被打,大约15岁开始,易某桥就对她进行猥亵。周边多名邻居也都表示,曾看到易某桥深夜在店内猥亵女儿。


事发当晚,记者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在记者的连夜帮助下,小梅联系上了律师和社工,得到了安全庇护。之后,小梅父亲易某桥也供认了他猥亵女儿的事实,今年8月4日被警方刑事拘留。


本案经白云检察院审查后,检方认定易某桥先后猥亵儿童和以暴力、胁迫方法强制猥亵他人,其行为分别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三款、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猥亵儿童罪、强制猥亵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应当予以数罪并罚。


检方经审查查明,2012年前后开始,易某桥在白云区云城街萧岗迎南新街等地,长期通过威胁、殴打方式压制反抗,并以抚摸私密部位等方式对亲生女儿小梅实施猥亵,直至2015年8月3日晚9时许,易某桥在上述地址附近再次对小梅实施殴打,后被公安人员抓获。经鉴定,小梅体表的损伤符合外力作用所致;损伤造成其体表挫伤面积累计15 cm2以上,损伤属轻微伤。


追踪


庭审:小梅已回广州生活 不想被打扰


昨日,易某桥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强制猥亵罪在白云区法院过堂受审。鉴于该案涉及未成年人和个人隐私,根据法律规定,法院依法不公开审理。


昨日上午,记者在法庭外走廊看到小梅母亲以及小梅刚出生不久的妹妹,还有其他三四名亲戚,但唯独不见小梅。原本定于上午10时开庭审理的案件,直到11时40分才开审。在等待开庭的1个多小时里,记者注意到小梅母亲和几名亲属一直轮换抱着孩子站着,都不曾坐下休息。其间,小梅母亲曾多次打电话给小梅要求她来法院,但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等待开庭的过程中,小梅母亲多数时间是抱着孩子翘首期盼丈夫的身影。当看到丈夫易某桥被法警押进法庭的那一刻,小梅母亲抱着孩子掩面哭了起来。据了解,小梅母亲和易某桥共生有3个女儿,小梅排行老大,老二刚6岁,老幺才出生仅两个月。事情发生后,小梅母亲曾表示,丈夫不在这个家就真散了,她甚至还希望小梅能原谅易某桥,求法院给予轻判。


因小梅母亲和其他几名亲戚都是本案的证人,按照规定,证人不能旁听案件的审理。庭审结束后,经法官允许,小梅母亲抱着孩子和易某桥见了一面,易某桥忍不住哭了起来,并连声向妻子道歉,随后被带离法庭。


“我不想看到他!”昨日下午,小梅告诉记者,自己没有去法院听审的原因是不想见到父亲易某桥,“看到他就更加厌恶。”据了解,对于要不要去法院旁听父亲受审,小梅犹豫了很久,她曾在昨日清晨一度告诉记者会去法院旁听,但临近庭审时刻最终还是放弃了。


父亲被抓获后,小梅曾跟随叔叔回到了湖南老家,叔叔也答应会把小梅当亲生女儿看待。但因为和叔叔一家人相处过程中时常发生口角,小梅还是决定一个人生活,她又回到了广州,目前找了份工作独自一人在外租房生活。小梅称,“不想现在的安静环境被打扰了。”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律师郑子殷表示,在该案审判结束后,会申请撤销易某桥对小梅的监护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