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放纵的前任上了别人的床

放纵的前任上了别人的床

发布时间:2016/3/26 15:05:34
      和小海约在立冬的第一个清晨。带着一缕清风、一丝惆怅,他走进了我的视线。老实说,眼前的这个男人,年老、清爽,让我有点错觉,没有办法和电话里的那个忧伤的人联络到一起。“可以抽一支烟吗?”小海用这样一句话开端了他和我的交流。忧郁的声音让我确定了,打电话的就是他!


  “英雄救美”,开端一段美丽的爱情


  去年5月份,我只身离开郑州闯天下。虽然用了“闯”字,但生活却远没有那么豪迈。很多天的寻觅后,我只找到了一份在超市做促销的任务。云事先也在那个超市做化装品的促销,我们就这样看法了。


  有一天,一位顾客因为一点小事情和她发作了摩擦。顾客破口大骂,而云却低着头不说话。看繁华的人越围越多,我在旁边实在看不下去,冲进人群,理屈词穷地替云辩解了几句。虽然事后云低声地责怪我不该跟顾客吵架,可是从她那闪烁的泪光中,我看出了她对我的一定。


  那个夏天气温不断地上升,上升的速度如同我们的感情,我们顺理成章地恋爱了。我们用微薄的工资租了个小房子,然后去大街上淘最便宜的家居用品。我们一起做很家常的饭,然后饥不择食地吃个精光,最后再相视而笑。那年夏天的雨还特别多,每次下雨时我总是先骑车回家拿伞,然后再回来,载上云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中冲进雨中。虽然回到家后,我们的身上总是湿淋淋的,可心里却无比温暖。


  她莫名其妙地消失,我的世界坍塌了


  我以为生活就应该这样开展下去,然后结婚生子。我没有想到会有变数,更不知道乌云就要覆盖在我的头上。


  去年年底,云在医院查出患了肺炎。云的父亲离开郑州看女儿,也见到了我。说实话,老人家对我的不满挂在他的脸上,我也能了解他的担忧。可是,我却天真地以为窘迫只是暂时的,等我干出模样来,老人家就不支持了。


  关于云的病,我除了让她积极治疗外,历来不给她任何压力,还跟她同吃同住。可是后来,云的病却越来越严重。她提出要回南阳老家治病,那里有熟人。我摇头容许了。


  刚到家那几天,我们每天打电话、发短信,我第一次尝到了相思之苦。可是,渐渐地,云的电话越来越少了。再后来有一天,云在电话里冷漠地说,她要结婚了,让我以后不要再打电话了。我追问是怎么回事,她却无语。接下来的几天里,电话打不通,短信没回复……云就这样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


  直到明天,我依然不知道,是因为云的父亲嫌弃我,云真的屈从嫁人了;还是因为云怕她的病拖累我而在骗我?我一遍遍地打电话想要追问,但云的电话却再也打不通;我去过南阳,找遍了南阳的医院,可是就是找不到云……


  生活不会给人一点点的提示。我没有想到,那天的分手竟会是永别,云就像一片云彩永远飘离了我的天空。


  我开端活得无所谓,却受到惩罚


  没有了云,我的世界一下子坍塌了。我开端酗酒,开端活得无所谓
就在这时,我看法了珊珊。那天,她在超市找人,我帮了点忙,然后我们就逐渐熟悉了。她很热心,帮我找了一份保安的任务,也很关心我的生活。


  虽然一开端,我就知道珊珊是结过婚的,我还知道她在外面有其他的男人,这些人中有些人给她钱花,有些人花她的钱,总之她的身边总是围绕着不同的男人。可是,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我也不想再爱了。我给珊珊做饭洗衣,给她需要的拥抱,珊珊则给我关心和钱。我们这也算是一种相互扶持吧!


  “你女冤家很美丽嘛!”从小一块长大的苏说。“你有本事,你也玩啊!”我毫不在意地说。“干吗?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苏推开我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可是,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当我亲眼看到他们赤裸着躺在床上时,我才明白,虽然我嘴里说不在乎,可还是无法承受这个事实。那天,我打了苏,也第一次打了珊珊,我正告他们不要再有第二次。


  我不知道珊珊跟别的男人有没有感情。弄虚作假,她对我还是很好的。我不知道这种好里是不是包括什么阴谋和手段,但是在我最窘迫、最潦倒的时候,是她陪着我渡过的。


  从那天起,我开端在意身边的这个女人。我给她发短信,嘱咐她天气枯燥,多喝水;我留心每一个笑话,来逗她开心……


  往年中秋节,我们约好了要一起过的。可是那天,我打她的手机,却一直不通。我去了苏的家,在那里我又看到珊珊。


  我受到惩罚了,爱情字典里没有“随便”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