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撒网不打鱼 散客拍照每天交50元

撒网不打鱼 散客拍照每天交50元

发布时间:2016/3/28 13:03:20

  建德有一个渔夫,每天撒网能够超越200次,但历来都没有打过一条鱼。他并不在乎鱼,也不关心哪个水面下有鱼,他只是撒网不停,一网又一网。

  正常的状况下,他每天要撒网5个小时,天天撒网,却不打鱼的渔夫,在摄影圈里是鼎鼎大名——他是专职的“撒网模特”,也是整个大杭州的唯一一个职业撒网者,他从11岁跟随父亲抓鱼,一直到2009年“转行”,时至昔日,他已经“只撒网,不打鱼”好多年……

  渔夫转行只撒网不打鱼

  为了拍他,散客每天要交50元

  建德新安江下涯湿地奇雾旋绕,舟行其中时隐时现。每天都有人冲景色而来,不少是开车几百公里或许坐飞机上千公里的拍客。

  这里本是个渔村,但最近20年,鱼源枯竭,禁渔令也愈来愈严,渔民们纷繁转种草莓,江上的渔船却变成了稀罕物件。

  总有人拿着相机来,带着遗憾走——有水有景却无船无网,实在算不得是水埠景观。于是村里的渔民陈老汉就重操旧业在游人拍雾景时,划上渔船去为摄影师们表演撒网捕鱼应景,自己也挣几个钱。

  但把撒网这事做到“极致”变成商机的人是唐玲珑。他往年49岁,壮实,留有一小撮山羊胡子,背了绣有“为人民效劳”字样的书包,名片上的头衔是“建德下涯摄影基地渔夫模特兼新安奇雾代言人”。

  唐玲珑是江边人,11岁跟随父亲抓鱼,成年后去过工厂也做过生意,后来他放不下家门口的溪水,又下水做了渔民,直到2009年“转行”成为专职的“撒网模特”,开端接“订单”——只要拍客需要,他就会呈现在江面上“扮演渔民”,一个拍客收5元钱。

  唐玲珑一般清晨3点起床准备,4点10分6点半为早场,晚场一般是下午5点半8点。一天两场的收入600800元。拍客交了钱就能拍一天,比如清晨的渔火、比如天亮时的撒网,再比如晚间的船上炊烟。他每天要撒网200次以上,妻子是他唯一助手,当然偶然他还会带上那条叫“丹丹”的狗。

  2010年散客增多,收费也变成了10元/人。渐渐地唐玲珑做出了名头,有人组团来拍江水江雾,一个团收费为每小时150元。

  这种需要渔船、渔网、渔夫充任景色摆设的行当居然越来越“红”,顶峰时期每天两三百个拍客拥到江边“霸”位置,唐玲珑因为预约电话太多,手机一年一换。

  一般来说6月、7月、8月、9月是旺季,得提前预约,团队价也较三四年前高了些,400元/小时;散客往年的价钱是每天每人50元。当然,也有散客“蹭拍”的。

  撒网是个技术活

  要撒得高撒得圆

  “撒网很讲技术的。”唐玲珑说,网要重而且大,不然没有效果,但这样的网很难撒得又高又圆,到达拍起来很美的效果。“很多时候为了赶雾、光的效果,一分钟就要撒网三次。”他很自豪,其他人做不到这样。

  撒网除了凭技巧,还得靠体力,每天表演200场以上,老唐说他已经感到有点力所能及。问他均匀一个月的收入是不是到达五位数,他却是爽朗地笑笑而不答。他说现在自己更需要计较的是怎样掌握天气、光线,怎样把渔船摆在最佳位置,怎样依据光线的强弱,选择使用不同颜色的渔网……

  他也迎来职业生涯第一次“走穴”,时间就定在本周六,地点框定在富阳桐洲岛左近。

  “主要还是‘抓’清晨和夕阳,还是上午和下午各一场。假如大家反响激烈,我会在周日再撒网……”唐玲珑说,这一次是应几个摄友邀请第一次出远门摆拍,他估量那一天会有上海、江苏、杭州、温州等地的上百名摄影爱好者被他“撩”动。

  模特摆拍有点假

  拍客却说“美高于生活”

  说句题外话,这样的摆拍难道不会失去了真实性?

  “请人撒网确实有一些摆拍的嫌疑,但极少有拍客回绝这样做。”省内某知名陈姓摄影师说,这么做第一是为了让画面更完美;第二是让渔网的静态来映衬周边景物的静谧,“这类照片根本上都是以艺术欣赏为主,不是新闻图片,不需要过火追求内容的真实。”

  另一位曾获过屡次世界级摄影大赛奖项的摄影师也支持陈先生的观念。“纪实类、新闻类图片失去了真实就没了生命。”他说,但假如是艺术图片,“摆拍的本质是种导演行为,是艺术追求的一种表现形式。”他以为,只要这些水、人、物都真实存在的就好,这和把两张不同的照片PS到一个画面中有着本质的区别。“美来自生活,又高于生活。”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