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厮杀”音乐节 惊喜不多意外不少

“厮杀”音乐节 惊喜不多意外不少

发布时间:2016/3/28 16:23:27

  “五一”长假结束,音乐节留下的话题却远没有结束,作为每年这一小长假最为突出、火爆且参与度最高的现场演出,今年小长假音乐节呈现出的是一幕连一幕、高戏剧性的意外桥段。


  拼抢观众 全靠大牌坐镇


  5月1日-3日,北京通州运河公园、上海世博公园同时迎来草莓音乐节,共设13个舞台,近260组艺人参演。不同于以往大牌艺人晚间压轴,今年草莓音乐节走“开场即到高潮”路线,首日即由谢天笑揭幕,陈绮贞、卢广仲、宋冬野等艺人陆续登台,张曼玉无疑成为很多歌迷选择草莓音乐节的最大理由。与之同步的乐谷草地音乐节,因其“远离雾霾、坐在山上看摇滚”的独特体验在众多音乐节中脱颖而出,杨坤、张震岳、郑钧、黑豹乐队、唐朝乐队等摇滚巨星轮番坐镇。


  尽管热闹,但细看每年活跃在舞台上的大牌都是常客,很多歌手来回赶场。今年,“现场之王”谢天笑就接连出现在草莓、迷笛、乐谷这3个在北京举办的大型音乐节上。草莓音乐节则力邀张曼玉玩跨界,制造了今年的最大噱头,加之以开场前的诸多江湖传闻,女神风采着实吸引了大批文艺青年之外的普通青年踏上音乐节之旅。


  最大的意外自然也就来自备受追捧的大牌。5月1日,张曼玉在上海“草莓”的首秀被描述为难听到让人掉泪,乐迷纷纷喊女神回去演戏。5月3日转场到北京,女神“查不到如何不走音,所以只好继续走音”、“演了20部戏还没摆脱花瓶称号”的残酷自嘲为她扳回一局。通常都主打温柔的5月天气今年格外有“脾气”,一连三天,每到下午五时准时开始走沙尘暴路线,使得台上台下叫苦不迭。


  乐队纠纷 契约精神欠缺


  近年来,国内音乐节市场呈井喷式发展,各种主题的音乐节在全国范围内跑马圈地。除了老牌的迷笛、草莓, 张北、恒大、热波、INTRO、乐谷、橘洲、西湖、MMAX、花田……几十个音乐节品牌纷纷出现,又以力邀大腕歌手为卖点,直接导致音乐节的管理混乱、矛盾层出。今年迷笛音乐节打人事件也正是因演出时间争执而起。


  音乐节每天的演出时长都是固定的,前面的歌手拖延时间,主办方只能减少后续歌手的表演时间,这自然会引起歌手与粉丝的不满。但主办方也有自己的苦衷,来的都是明星,主办方很难要求他们按时来参加排练,自然无法很好掌控表演时间,这才发生歌手殴打舞台导演的闹剧。


  自己做乐队的主音吉他手陈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要是谁在我表演中途把我的音给捏了,我一样会非常愤怒,前一支乐队延误的时间凭什么要后面的乐队埋单?压缩可以,但有在中途拉闸的吗?拉闸完全可以在歌与歌之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4月30日调音时,后海大鲨鱼的调音时间因舞台等原因被推迟,攒了一股小火;接着导演又说给大牌乐队留时间,把大鲨鱼的调音时间从1个小时压缩成半小时。“时间被压缩加之被导演轻视,火就不小了,估计当时就发生了一些争吵之类的。5月1日正式演出时,之前积压的怒火再浇点油,于是就爆发了这样的一幕。”


  分析人士认为,音乐节如今的困局,主要原因就在于主办方与歌手缺乏契约精神。首先,主办方应当负起管理责任,根据场地实际情况售卖门票,保证服务质量。粗犷发展不是长久之计,在控制人数的前提下,履行自己对乐迷的承诺,提供好后勤保障,办一场有秩序、有看点的音乐节才是一场音乐节的魅力所在,也是它的市场竞争力所在。


  野蛮生长 细分市场尚远


  据道略文化产业研究中心统计,中国音乐节的举办数量已经从2006年的十几个增加到现在的上百个,平均增速达30%左右。品牌音乐节每年的扩张速度也不容小觑,2009年第一届草莓音乐节只在北京一个城市举办,时隔五年,这个数字扩充了10倍。今年,摩登天空在北京、上海、武汉、西安、深圳、成都等10个城市举办草莓音乐节,大有将草莓种子撒遍全国的架势。


  音乐节的蓬勃发展最直观的变化在于舞台数量猛增,以草莓音乐节为例,2009年第一届时只有主副两个舞台,如今已有了包括草莓、爱、Q·星球、重型、MAE电子等在内的13个舞台,搭台师傅过百人。除数量越来越多,音乐节门票价格也越来越贵,三年前迷笛音乐节的单日票价还是80元,如今已涨到120元,草莓音乐节涨得更猛,现场单日票已从80元涨到了260元,上涨超过3倍。


  音乐节目前还处于野蛮生长阶段,国内音乐也比较初级,现在谈内地音乐节进入细分时代还为时尚早,“很多人看中了迷笛和草莓的发展,也开始想要在这个市场分一杯羹,各种靠谱和不靠谱的音乐节如雨后春笋般诞生,对于这些人来说,赚钱往往是第一位的。我甚至认为可能到了某个时间段中国的音乐节就会进入一次全面溃退阶段,最终剩下的才是精华。但对此并不悲观,随着市场的逐渐成熟,观众和主办方也会慢慢以一种成熟而理性的心态来面对音乐节,到那时真正健康的音乐节市场才会最终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