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伴游资讯 >> 90后美女入殓师:干这行有积德行善的感觉(图)

90后美女入殓师:干这行有积德行善的感觉(图)

发布时间:2016/3/30 21:56:29

90后美女入殓师:干这行有积德行善的感觉(图)

遗体化妆师叶慧。


90后美女入殓师:干这行有积德行善的感觉(图)

为逝者化妆的工具。


“妇产科的医生是白衣天使,迎接生命的到来。我们也是天使,人生很多转折点,终点只有一个,在人生命的最后一程,尽自己最大努力让逝者走得更体面安详。”———叶慧


头条精读:用风筒吹干面部,再用棉花沾上酒精轻轻擦拭,然后涂上粉底,细致地打粉,一丝不苟地画眉……叶慧进行这些工序时神情肃穆,动作细腻,俨然正在为一位将要出席重要场合的贵妇化妆一样,生怕留下丝毫瑕疵。不同的是,叶慧完成这项工作之后,并非等待对方对自己化妆技术的评价,而是在棺木上写下对方的名字。


叶慧是中山市殡仪馆防腐整容部里唯一的一名女性遗体化妆师。这位面目清秀的四川女孩年仅23岁,毕业于长沙民政学院。谈及职业选择,她认为这是目前为止她最正确的选择。在她看来,遗体化妆师与护士一样,“也是一名天使,应尽自己最大努力,让逝者走得更体面安详”。


坚持要学遗体化妆


高二那年,叶慧和同学聊天,有同学提起了遗体化妆的职业,“我倒想试试。”叶慧脱口而出,“你胆子这么大?你敢去?”面对同学们的反问,这名少女回家后,在网络搜寻关于“遗体整容、防腐、化妆”的信息,发现大学还有这个专业可以读!当时,她就决定高考就要报考该专业。作为一名独生女,她的想法被父母否决,妈妈多次劝她,甚至多次说“以后找不到对象”,但妈妈越说,她越用自己的办法回应,“不让我选这个专业,我就不参加高考。”最后,爸爸妈妈还是顺从了她的决定。


高考后,叶慧来到了长沙民政学院殡仪系。大一,那是第一次,专业老师带着同学们去学习遗体化妆解剖,也是叶慧第一次看到遗体。当时,这名女孩很兴奋。“一点也不害怕,我当时就做递递钳子的活,很多人陪我一起啊,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坦荡荡的,没什么好害怕的。”大二开始,叶慧就到不同城市的殡仪馆实习。2014年,她来到中山市殡仪馆。


挑战破损遗体修复


2016年3月21日,馆内送来了一具遗体,头骨脸部基本碎裂。防腐化妆部的工作人员们要将其修复,尽量还原死者生前的面目。“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部里一共有6名工作人员,两位50多岁的老员工负责将遗体清洗干净,穿衣,铺上鲜花纸钱。而叶慧跟着部长还有师兄阿邢3人一起,负责把头部复原,另外还有1人打下手。他们对着家属提供的照片,首先把头骨修复,加填充物,皮内缝合,再把脸部器官皮肤等复原,最后画好妆。花了4个多小时,终于完成了头部的整容复原。


“累也是值得的,就比如一个瓷器摔碎了,重新把它粘好、复原,也是有成就感的,何况我们是把一具遗体修复了。”阿邢说。他所说的成就感,也是叶慧向往的。叶慧说,每当见到一具破损遗体,头脑里首先想的是怎样将其复原。普通的遗体,想的则是怎样把妆容画得最像逝者生前自然的样子。


防腐整容部每天大概要处理20具遗体,其中有1-2具是有破损的,叶慧主要负责给遗体化妆。一直弯着腰,偶有休息的时候,她揉揉腰部,“腰还是蛮酸的。”但师兄的要求很严格:“化完妆后不要忘记在棺木上写上逝者名字。”曾经有几次叶慧忘记写姓名,就被师兄批评过。对其他几位同事来说,叶慧是名“女汉子”,纤瘦的身子推起棺木来也是非常利索。面对女性逝者,由女化妆师来帮她穿衣化妆,没有尴尬。对于家属来说,心理上容易接受。


T A说


多次要求从礼仪部调到防腐化妆部


提起叶慧,殡仪馆馆长黄冬美表示,“她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子。”一般来说,很多人都不愿意提起殡仪馆,一来是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二来是对死亡的恐惧与未知心态。但对叶慧来说,遗体防腐化妆就是她的一份工作,她有一份专业态度在。黄冬美介绍,叶慧刚到殡仪馆工作,馆里觉得这名女孩子长得漂亮,年纪也较小,安排她到礼仪部,后来她不止一次要部门主任向馆长反映,要求调到防腐化妆部。“调了部门后,可以感觉到这个女子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同在遗体防腐化妆部,入行七年,叶慧的师兄阿邢坦言,自己大学学的就是遗体防腐化妆,所以一定得争取做这个“技术活”。在孩子还没有出生时,他面对自己的职业也非常坦然,完全不避讳别人知道自己是干这行的。但随着孩子出生,他渐渐对自己的职业有隐瞒,暂时还没有告诉女儿爸爸是做什么的。李先生说,叶慧是部门唯一一名女子,也是一名女汉子,比较直白,说话从不拐弯,“勇、直、真、靓”,这是他对叶慧的评价。“我刚开始面对一些腐烂的遗体时,胃都有反应,下班回家仍有想吐的感觉。”阿邢说,“叶慧是条女汉子,心理关过得很好。”


“当然,她也曾打过退堂鼓,毕竟是家里的独生女,应该是家人反对。”黄冬美说,叶慧来到殡仪馆工作了几个月后,大概是因家人劝阻,曾经离开了一个月,“但后来她回来了,还是放不下她的专业,重新拿起了化妆笔。”黄冬美说。